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论构筑检察官自洁效应和优选清廉基因文化理念》
发布时间:2016-08-29 09:45:22作者:孙吉连 李仲秋 龙口市人民检察院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论构筑检察官自洁效应和优选清廉基因文化理念

孙吉连   李仲秋


[关键词]学科交叉 检察官文化 仿生学 自洁效应 廉洁基因

[摘  要]通过学科交叉的方法论基础,借用仿生学理论实践成果,创新职务犯罪预防理论研究思维,探索工作实践路径,以期提升检察官自身反腐倡廉建设,加强学科背景。内容上主要从职务犯罪预防对象个体角度出发,旨在构筑自体预防体系、强化自身预防能力;通过廉洁基因选择,推进优廉劣腐的政治生态清理进化,以微观促宏观、整体带个体,形成廉洁惯性和文化传统。

[引  言]本文缘起于笔者观看的一部研究莲叶分子结构的纪录片,其中从纳米层级分析了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特点的生物学原因,而莲的这种自洁效应对于笔者所从事的职务犯罪预防工作有所启迪,因在反腐倡廉的文化语境中,莲象征廉洁的品质,被赋予了特殊意义,而借用莲叶分子结构的研究成果以及其他生物学实验经验,可探索创新构筑检察官预防职务犯罪自洁防线的设计思路。

一、学科交叉的基本概念和方法论基础

学科交叉(又称科际整合、跨领域研究),指的是两个或多个学科相互合作,在同一个目标下进行的学术活动。学科交叉中的跨学科研究模式,通过打破学科间条规框架或是借鉴、引用其他学科的基本原理、研究方法,以便取得更有启发性的成果。科学上新理论、新发现、新发明、新技术的出现,经常是在学科的边缘或交叉点上,而交叉学科是指不同学科之间相互交叉、融合、渗透出现的新兴学科。自然学科和人文社会学科之间进行有意识的互相借鉴和交叉融合会产生诸多方法和新的产品,具有积极的方法论意义。

法学作为典型的社会科学,在法理学这一部门学科中基础性、概括性讨论了法与道德、法与经济、法与科技等方面相互之间的关系,法学与其他学科的交互作用,影响了彼此的发展。以法与科技的关联为例,在刑事犯罪侦查过程中DNA技术的广泛运用成为侦破案件和锁定罪犯的有力手段,而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数据证据效力、网络隐私权边界认定、胚胎的法律属性认定等问题,给伦理和法学带来了新挑战,也提出了新课题。法学界充分认识到这些问题对理论重构和司法实践产生的影响,在新领域积极开展研究,取得了长足进步。

学科交叉的思考维度,为各学科的理论研究和实践运用,提供了更为发散和广阔的研究平台,当然也能够为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开展,提供创新源动力和方法论基础。例如心理学与职务犯罪预防的交互影响,尤其是借用心理学测试和心理矫正手段,可以进行廉政心理测试和预防;医学的防疫理论可以借用到职务犯罪预防工作中,形成流行病学研究模式的预防理论和实践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预防职务犯罪出生产力”的判断,运用了政治经济学的成本概念思考方式。本文则主要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内部分支之间的交叉角度出发,借鉴仿生学研究成果和实验方式对职务犯罪预防工作进行思维拓展和实践创新。

二、仿生学对检察官廉洁文化的借鉴作用

仿生学,是一门模仿生物的特殊本领,利用生物的结构和功能原理来研制机械或各种新技术的科学技术。仿生学一词是1960年由美国斯蒂尔根据拉丁文“bios(生命方式的意思)”和字尾“nic(‘ 具有……的性质’的意思)”构成的。这个词语大约从1961年开始使用。它本身就是一门新型边缘学科。

仿生学在工业、生活上的应用比较广泛,例如苍蝇—蝇眼透镜、鸟—飞机、鱼—潜水艇、野猪鼻子—防毒面具等等,仿生学在工程技术领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学科交叉产生的实用价值巨大,但其与社会学科的联手较少,在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中的借鉴运用并不常见。笔者在尝试这种交叉学科思维实践过程中难免有幼稚不足之处,撰写本文目的意在“抛砖引玉”。

职务犯罪预防概念,在实践中一般理解为国家和社会针对一定社会历史发展时期职务犯罪的状况、特点、原因和条件,调动全社会的力量,运用多种手段、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国家工作人员产生职务犯罪的因素,以达到减少和遏制职务犯罪的目的。

职务犯罪预防对象(以下简称“预防对象”)所指向的主体和行为具有限定性,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犯罪行为。职务犯罪预防措施不拘于一定的形式,在目前工作实践中,主要有预防调查、案例分析、预防检察建议、预防咨询、警示教育、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等业务形态,预防目标是减少和遏制腐败的发生,完全消灭腐败在短时期内不具有现实意义,目前惩防一体化机制建设主要目标是减少腐败存量、阻遏腐败发展。其中,重点在预防措施上创新思路、寻求实效。

莲花效应(自洁效应),也称作荷叶效应,是指莲叶表面具有超疏水性以及自洁(self-cleaning)的特性。

20世纪70年代,德国波恩大学的植物学家巴特洛特在研究植物叶子表面时发现,莲叶表面的特殊结构有自我清洁功能。莲叶表面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多重微米和纳米级的超微结构,莲叶表面上有许多微小的乳突,乳突的平均大小约为10微米,平均间距约12微米。而每个乳突有许多直径为200纳米左右的凸起组成的。1微米相当于1根头发直径的六十分之一,而1纳米相当于1根头发直径的六万分之一。在超级显微镜下乳突呈“小山”状布满莲叶,在“小山”的山顶上长着馒头状的“碉堡”凸顶,在“小山”间的凹陷部分充满空气,这样就在莲叶上形成了一层极薄的只有纳米级厚的空气层,而灰尘、雨水的结构大于这样的薄层结构,隔着这层空气薄层,它们只能与“小山”上的凸点形成几个点上的接触,水在自身张力的作用下形成球状,水球在滚动中吸附灰尘,并在一定角度的力的作用下滚动离开莲叶,这就是莲花自洁效应的生物机理所在。

莲花效应描绘了一个很有效率的生物模型系统,模仿其纳米结构,科学家和工程师已开发出各种自洁材料,广泛应用在服装、建筑外墙等领域,降低了清洗成本,取得了良好的经济、环保效果。莲花效应对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启迪在于从社会全局的角度转换视角,更加注重对人的个体即预防对象主体——国家工作人员其自身角度出发,从预防对象主体内在构筑预防防线,降低国家反腐成本。在目前反腐态势下,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高压治标的目标,使领导干部“不敢腐”;从惩防一体化制度建设落实入手,从权力运行外部着力领导干部“不能腐”初见成效;真正治本达到领导干部“不想腐”的理想状态,还要从领导干部等预防对象主体的内心和思想上构筑坚强的内部抵御腐败的有效防线,正如莲的自洁效应。检察官作为反腐倡廉的急先锋以及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一线人员以及防范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的主体角色,其自身的廉洁修养直接影响着司法规范化建设的成效,以及司法公正的最终实现。运用“莲花效应”的交叉思维,我们要将检察官个体到造成防腐材料制成的特殊群体,能够实现自我防御和自我清洁,利用自身修养和文化理念不断突破监督工作“灯下黑”的问题,以外部行为铁的纪律打造铁的队伍,即使检察官的廉洁素养得到广泛认可,但信任不能代替监督,检察官应该主动加强机构内部监督,积极接受机构外部监督。

豌豆实验(孟德尔遗传规律),19世纪中期,孟德尔(GJ.Mendel,1822-1844)是奥地利的一所修道院修道士(现捷克境内),曾被委派到维也纳大学进修自然科学和数学,回到修道院后,他利用修道院的一小块园地,种植了豌豆、山柳菊、玉米等多种植物,进行杂交实验,潜心研究了8年。其中豌豆的杂交实验非常成功,孟德尔通过分析豌豆杂交实验的结果,从生物的性状出发,最先揭示出了遗传的两个基本规律——基因的分离定律和基因的自由组合定律,即“孟德尔定律”。这为植物乃至医学领域的有意识规避不利基因、选择巩固优秀基因奠定了基础,孟德尔被尊称现代遗传学之父。

基因遗传规律的掌握,在医学上可以判断和减少遗传疾病的发病概率,人们甚至认为未来的医学是基因层面的研究和实践,而对基因判断、选择的有效控制理念对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启示在于通过对廉洁基因的加强、对腐败基因的剔除,形成有利于国家民族社会发展的健康政治生态体系和廉洁文化传统惯性。

在政治生态和廉洁文化的构筑过程中,检察官队伍的廉洁观念的形成,需要在诸多环节和程序进行不断地择优和重组。在学校法学基础教育阶段,对检察官的从业预备人员中开展普遍的公正正义理念的灌输和人性道德修养文化的渗透;在检察官招考招录的阶段,除了具备统一司法资格,还应该在品质、政审方面做出更审慎地选择;在检察官初任培训中,重点加强职业素养和价值操守的培养和建立,形成共同的职业文化和强有力的廉洁信念认同感以及软束缚力;在检察官履职过程中,不断加强制度的有效制约和司法规范化的现实操作,保障廉洁效应落实到实际工作中,期待文化对现实的反馈影响;在检察官遴选问题上,着重加强廉洁导向和择优目的,从各个环节加强廉洁基因的筛查,“择善而固”稳定优秀廉洁检察队伍的发展和壮大,以及巩固和传承,不断加强检察队伍的廉洁天性,提升检察官办案的反腐识别度。

三、检察官廉洁理论和实验路径设计

(一)构筑预防仿生思维体系

职务犯罪预防法学理论研究仍属缺位状态,构筑预防仿生学思维体系有利于在职务犯罪预防检察工作实践中,产生新的工作思路和施行预防措施,以至对整个反腐倡廉工作有所推进,并对反腐倡廉体系的科学化构建产生积极的作用,对于预防工作者和预防工作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这种思维模式在中国传统语言文化中也能探寻其踪迹,如道家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尊重自然规律,返璞归真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预防措施。中国古人通过模仿动物创编“五禽戏”强身健体,而通过心思向往莲等具有美好品质生物的特性,运用到为人处事和政治治理中亦可锻炼强健廉洁心灵、回归质朴,仿生学的思维方式和途径本身就有助于廉洁政治生态的建立。

(二)构筑超微结构预防体系

探索实施预防“莲盾计划”。在检察机关系统内实施自身廉洁效应和防腐涂层文化理念的传播,探索实施预防“莲盾计划”的模型价值,是从宏观和微观、制度和个人的相对统一角度出发,更加重视监督对象自身个体的自我预防功能提升,对廉洁品格培养以及预防工作开展进行更为细致的私人订制工作,从领导干部逐步拓展到中层干部、重点岗位人员制定预防个性化方案,其中国家级、省部级层面的领导干部尤为重要。以个体预防的视角,构筑身心超微结构预防体系,在行为上首先构筑微米级防护,不仅严格落实党纪国法要求,并身体力行更高的道德标准;在思想上构筑纳米级防护,不仅要从心理消除对腐败的贪欲和侥幸心理,而且要有避而远之的绝缘思想。通过各种方式的探索和实验,汲取古今中外文化给养,如王阳明心学的“知行合一”等,最终从自身个体上构筑如莲叶防水防尘纳米结构相似的防腐自洁防线,从自身内心和思想中生发抵御外来腐败诱惑“尘土”侵袭的生物性自洁体系,形成“不想腐”的生物机能,提高自身廉洁能力,从微观上保护自身的发展,从宏观上降低国家政治运行的反腐成本,以微观促宏观,自觉融入宏观政治清洁管理工作,以个人促制度,自觉落实整体制度的个体执行效果。

(三)构筑廉洁基因筛选体系

莲在千百万年来基因选择的过程中,进化地非常完美,适应性极强,特殊的莲叶结构对于其自身的繁衍生息具有重要意义,而且莲通身是宝,叶、根、茎、花、果、食药两用,集观赏和经济价值于一身,并且成为宗教文化的重要象征,影响到人类社会文明思想史的发展。豌豆实验历经八年之久,利用基因遗传规律,可以获得优良的生物形状,能够更好的适应人类的生产生活需要。从进化论角度讲,职务犯罪预防是符合个体利益趋向的。廉洁基因的选择首先需要耐心,加之细致勤奋的努力和孜孜不倦的精神,在人事选拔组织程序中的廉洁考察环节、不合格领导干部组织程序召回制度、青少年法治普识教育、传统廉洁文化教育等具体工作中严格执行落实政策目标,不断进行优廉劣腐的政治基因有效选择控制。重点加强对青少年的廉洁文化教育和法治教育,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推动全社会树立法治意识,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把法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和精神文明创建内容” ,而对廉洁基因的培养和筛选 “要从娃娃抓起”—— “蒙以养正,圣功也”,“发蒙,利用刑人;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意思是“童稚蒙昧的时候就开始培养幼童纯正无邪的美好品质,这是造就圣人的成功之路。启蒙之初要有正确的法度规范来让人效法遵行”,所以廉洁文化和法治教育的启蒙应该在中小学教育阶段就着力推行,在传统文化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剔除腐败落后的基因,传承精英阶层廉洁价值观,做到“择善而固”,提升社会整体素质。把预防教育腐败放在基础性重要位置来抓,在教学管理中的小学中学的班委、学生会、大学的团体领导者选拔过程中,注意廉洁公平意识的引导和贯彻。及至公务员选拔和领导干部的任用机制中,在关键岗位重点加强政审工作的实质性运用等。

“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其意义为“‘并非我有求于幼童以启发其蒙稚,而是幼童需要启发蒙稚有求于我’,这是双方的志趣相通因而能够互相感应” 。作为预防部门应积极开展警示教育和预防宣传工作,但建立稳固的职务犯罪预防观念和文化,更重要的是有待于对人心的启蒙,在预防工作实践中尤其是警示教育,受与授的关系 外在教化和内在净化的关系,不是单向的、灌输式的,而是同声相应的、互动的良性模式。目前职务犯罪预防工作仍存在学科背景不成体系、不够深厚以及预防措施法律依据层级不高、可操作方式创新不足等问题,这些问题是职务犯罪预防工作中面临的实际困难,但同时也为预防理论研究提供了诸多课题和创作空间,本文主旨在于促进加强职务犯罪预防工作不断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指导能力,而“君子以果行育德”,严格执行,逐条落实,则是处理理论设计和实践异化关系的基础方式。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