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故事:《假的真不了》

时间:2016-01-05 作者:张卫清 阳信县人民检察院 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

假的真不了

 

故事梗概 

2013年3月,在明光镇经营煤炭生意的崔立涛因年前进货过多而出现流动资金周转困难。为此,崔立涛向自己的好友冯力借款70万元用于资金周转,并约定借期为一年。该笔借款到期后,崔立涛却以各种借口拖延还款。无奈之下的冯力将崔立涛告到了法院并对其名下资产进行了诉讼保全。本以为高枕无忧的冯力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不还70万元的借款,崔立涛在买通法官的前提下,给自己的亲戚温永刚、李和生二人打了70万元的虚假借条,并通过法庭调解的方式将自己名下价值200余万元的资产折价为70万元执行给温、李二人。而无钱发工资给工人的冯力被工人告到聊阳县检察院派驻明光镇检察室。检察官们经过缜密调查,最终破解了崔、温、李三人给冯力布下的“圈套”,并以检察建议促使法院驳回了温、李二人的起诉。此外,检察机关通过审查该案深挖出了承办该案的法官戚兆路滥用职权、受贿等涉嫌犯罪问题,并将其送上了审判席。

 

作品人物

聊阳县检察院检察长               刘树峰     45岁

聊阳县检察院派驻明光镇检察室主任  张立明   42岁

检察室干警                      张栋春     35岁

聊阳县检察院民行科科长           李  东     36岁

民行科干警                      刘立雷     35岁

民行科干警                      冯  璐     32岁

反贪局干警                      张  亮     30岁

反贪局干警                      李  村     28岁

昌盛煤业老板                    冯  力     50岁

昌盛煤业员工                    李  虎     22岁

昌盛煤业员工                    张甲亮     24岁

昌盛煤业会计                    王树立     25岁

恒隆煤业老板                    崔立涛     48岁

崔立涛亲戚                      温永刚     45岁

崔立涛亲戚                      李和生     48岁

执行法官                        李明和     40岁

执行法官                        黄名利     35岁

立案法官                        仇和平     39岁

民一庭法官                      章永新     45岁

民二庭法官                      戚兆路     44岁

聊阳公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张永和     46岁

村民(张立明亲戚)               温和胜     48岁

 

 

三月的聊阳,寒意虽依然料峭,但在该县明光镇经营煤炭生意的冯力心里却是暖融融的。

“王会计,下午通知工人们领工资……”3月6日一大早,昌盛煤业老板冯力即亮开他那特有的大嗓门冲会计室喊道。

“老板不是快破产了?从哪里弄到钱给我们发工资了?”听到领工资消息的铲车司机李虎心中不仅犯起了嘀咕。

在会计室,十来名工人正在兴高采烈地领取已被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

“还是老板有本事,这么快就给我们弄到工资款了”,李虎边数手里的钞票边和会计王树立聊了起来。

“不是老板有本事,听老板说多亏了检察院的帮忙,才将借出的70万款子给要了回来,这才能给你们发工资”,会计王树立显然知晓得更多。

“怪不得前几天,检察院的车净往咱着跑呢”,李虎似有所悟。

检察院帮助企业讨债?里面究竟包含着怎样的故事呢?

2015年2月16日上午,在聊阳县检察院派驻明光镇检察室的大院内,干警们欢声笑语地清理着院内的杂物,再过两天就到了除夕,喜庆的节日气氛已提前在这个不大的院落里弥散。

“老板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检察院管不?”9点左右,一群头戴工程头盔的年青人走进了检察室大院。

“同志,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检察室主任张立明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来到年青人们面前。

“我叫张甲亮,是昌盛煤业的,马上过年了,但我们老板冯力却不给我们发工资,我们这些工人都没钱回家过年了。”说话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

“工友们先不要着急,天这么冷,都到屋里暖和一下,再将情况详细跟我们说一下。”张立明将工人们领进了检察室接待大厅内。

手捧检察官递上的热水杯,工人打开了话匣。

原来,昌盛煤业原来是每月跟工人结算一次工资,但到了今年11月份,老板冯力跟工人讲:自己将钱借给朋友了,等朋友这几天将钱还他后就发工资,但至今已两个多月了,冯力始终没有兑现工人工资。

眼瞅着年关将近,工人们再也坐不住了。他们在镇里的集市上看到检察室的“为民服务”宣传画册,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找到了检察室。

“工友们,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们都记下了,我们会妥善处理你们反映的问题的……”在详细记下工人诉求后,张立明将工人们送到了院门外。

当天下午,一辆标示着检徽的警车驶进了昌盛煤业公司大院。车上下来的正是检察室主任张立明和干警张栋春。

此时,昌盛公司诺大的院子因缺少人声的喧闹而显的格外冷清。

“因为没钱发工资,工人们都回家了”。在公司接待室,冯力苦笑道。

“你知道工人们到我们检察室告你拖欠工资的事吗?”张立明开门见山。

“知道,工人们走时跟我讲了要去告我的事,但我确实现在是没钱给他们”,面对张立明的直言,冯力想极力为自己辩解。

“现在正值冬季用煤旺季,公司应该是生意兴隆才对,为什么会没钱发工资呢?”听到冯力的辩解,张立明反问道。

“这事还得从去年的一桩借款讲起……”接下来的时间,冯力向张立明详细讲述了发不出工资的缘由。

原来,明光镇上开着两家经营煤炭生意的公司,分别是昌盛与恒隆,而恒隆公司的老板崔立涛与冯力不但是生意场上的对手,更是多年的挚交。

2013年3月某日,崔立涛来到冯力办公室,愁眉苦脸地告诉冯力:自己的生意最近不太好,资金周转出现紧张。

“你公司现在缺少多少资金啊?”见老友有难处,性情爽快的冯力便欲助其度过难关。

“70万啊,这让我一时到哪去弄呀?”崔立涛叹息道。

“我这里倒是有70万,可那是我的家底呀……”听到这么大的数额,冯力显得有些犹豫。

“我就借一年的时间,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难道怕我不还你?这样,我先给你打个借条”。没等冯力将话说完,崔立涛即迫不及待地将话抢了过去。

“借条不借条的我倒不在乎,你的为人我还信不过吗?但是……”冯力仍然下不了决心。

“没有但是,我现在就给你打个70万的借条,保证一年后今天归还。”崔立涛催促道,并从桌上拿了张纸写起了借条。

“好吧,我这就叫会计将钱打到你的帐户上。”冯力看到崔立涛真的写下了借条后,终于下了决心,将70万元借给了崔立涛,借期一年。

“利息咱们怎么算……”,崔立涛问冯力。

“什么利息不利息的,咱们之间还谈这个?”冯力打断了崔立涛。

“对,对,对,不谈这个,不谈这个”,崔立涛笑呵呵地应道。

一天后,昌盛公司的70万元款项被划转到了恒隆公司的帐户。

2014年4月某日,昌盛公司老板冯力的办公室。

“老崔啊,我是昌盛的老冯啊,跟你说个事,我去年借给你的那70万元款子是不是到期了……”

“喔,是到期了,我现在在山西这面,等我回去给你转过去”没等冯力说完,崔立涛就打断了冯力的话头,并迅速挂了电话。

“我当时以为老崔真的在山西,因为我们经常去那里进货,所以我也没有疑心,只当是他正忙着谈生意不方便接电话,所以也没多想什么”。回想当时的打电话情形,冯力仍是记忆忧新。

8月的聊阳城,既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也是各家煤业公司进货的节点,再过两个月,天气就进入了冬季模式,也就到了出煤的时间了。

等钱进货的冯力又想到了自己的70万元借款。想想崔立涛也该从山西回来了,冯力径自来到了恒隆公司找到了崔立涛。

“老冯,你怎么有空来了?”面对冯力的突然到访,崔立涛显得有些不自然。

“没事,这么长时间没来看望老友了,还不兴许我过来坐坐啊?”冯力打趣道。

“欢迎,欢迎”崔立涛虽随口应道,但总觉得言语当中缺少了点什么。

在接下来的闲聊中,双方自然提到了70万元借款之事。

“老崔啊,我那70万元的事……”冯力不失时机地将话题转到了来意上。

“老冯啊,事不相瞒,我最近手头确实有点紧张,那70万元钱我短时间可能还不上你了”,崔立涛见拖不过去了,便使起了拖招。

“老崔,当时借钱的时候,你可是打了保票的,一年后准时还钱,现在都过了好几个月了,我才跟你要钱,你可不能耍赖坑我啊”,听到崔立涛不能将钱还给自己,冯力显得有些激动。

“老冯,你不要激动嘛,我又不是不还你,我手头最近确实有点紧,所以才没还给你嘛,”崔立涛道。

“那你什么时候还给我?”冯力显出生气的神色。

“具体时间要看我生意上的好坏,反正是我一有钱就还你,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崔立涛跟冯力打起了“太极”。

“老崔啊老崔,算我错看你了,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借给你应急”,冯力摔门而走。

冯力身后留下的是崔立涛的冷笑。

聊阳公正律师事务所。

气愤难耐的冯力带着公司会计王树立一起来到了律师事务所,想聘请律师告崔立涛借款不还。

“张律师,我的钱能要回来吗?”在向律师详细介绍了崔立涛借款情况后,冯立问接待他的张永和律师。

“从你提供给我的证据来看,胜诉是没有问题的,但执行起来可能会有些麻烦”,张永和律师说起了自己的担忧。

“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吗?”冯力一听执行存在困难,不免有些着急。

“崔立涛现在还有资产吗?”张永和问。

“有,他的公司还有洗煤设备呢,我估摸着至少也值200多万”。

“那就好,我们在起诉时可先保全他的财产,使他的财产处于法院的控制之下,这样我们一胜诉,就可以直接将保全的财产执行过来了”。张永和向冯力献计道。

“好,就这么办。”听到自己的借款又能执行到位,冯力不仅眉笑颜开。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一大早,冯力和律师即赶到聊阳县人民法院立案大厅。经立案法官审查,此案符合受案条件,予以立案。看到自己的案子被法院受理,冯力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2014年9月10日早晨,冯力办公室。

“老板,不好了……”门开处闯进一个人来。

正在办公的冯力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瞧,是公司会计王树立。

“大清早的,你干什么啊?”冯力没好气地白了王树立一眼。

“老板,不好了,我来上班的时候看见恒隆公司的洗煤设备正在被一群人搬出车间!”知道法院已将恒隆公司资产进行过保全的王树立并没在意老板的不高兴,而是将自己所见的马上告诉了老板。

“什么?不可能啊!……”冯力显然不能相信会计所说的话。

“走,去看看!”眼见为实,冯力决定亲自去恒隆公司核实。

此时的恒隆公司大院,工人们正在忙着将从车间搬出的机器设备装到几辆载重卡车上。而最显眼的莫过于现场的指挥者——两名身着法官制服的人。

“同志,我是昌盛公司的冯力,这些设备前几日已被你们法院保全了啊?怎么又要运走呢?”冯力走到身着法官制服的人面前问道。

“这个事我不知道,昨天温永刚、李和生二人拿着生效的调解文书到执行局申请对恒隆公司的资产进行执行,经审查后,我们认为温、李二人申请符合法律规定,遂依法予以受理,所以我们今天才到这里执行的”,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人说道。

“奥,原来是执行局的法官啊!我们昌盛公司也有你们法院出具的文书,能够证实这些资产已被保全过了”冯力试图据理力争。

“这我们不知道,你有异议的话可以找受理你案件的审判庭解决”法官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你们怎么能不管呢,我若去找你们法院再回来,这些设备不早被你们搬没了吗?”会计王树立见状也上前质问。

“你们不要再吵了,吵也没用,有什么问题到法院去说”,说罢,两名法官径自进了恒隆公司办公楼。

“老板,我回去叫人来抢设备”,王树立向冯力献计。

“多叫些人来”冯力点点头。

“恩”。

十多分钟后,王树利带领昌盛公司的30多名工人赶到了恒隆公司大院。

“将大门给关上,不能让车开出去”王树立一声招呼,工人们立即将恒隆公司大门给关上。

正在装设备的那帮人看到外面一来了几十号人,也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驻足观望。

这时从办公楼里走出了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

“升点(注:江湖术语—叫嚷的意思)啥个啊?”“光头”叫嚷道。

看到有人出来,昌盛工人在冯力的招呼下围了过来。恒隆的工人显然也不示弱,几十名工人也围在了“光头”的周围。

“这些设备是我们的,我们需将其拉走。”冯力显得理直气壮。

“半开眼(注:江湖术语—对事情一知半解的意思)的东西,什么是你们的,”“光头”一呲牙,“这些设备都是崔立涛还我温永刚和我朋友李和生的债,法院的人就在这里,你们不信可以问他们”。

“是我们先起诉的,设备应是我们的……”,昌盛公司的人也寸步不让。

……

恒隆公司会客室。法院执行局法官李明和、黄名利与崔立涛并立于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前默默地望着院内的人群。

“崔总,下面已闹了起来,你看可不可以暂停执行,待风波过了以后再执行啊?”李明和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看也是,再这么闹下去,万一出个什么事,咱们都不好看”黄名利也附和着。

“好吧,就听二位的,等风声过了以后再执行吧”,崔立涛虽然有些犹豫,但一看院内的阵势,又怕滋生出什么事端,也只好点头同意李明和、黄名利两人的主意。

“大家都静一下,我是法院的李明和,今天来执行温永刚、李和生的执行案子”,李明和、黄名利两人步出办公楼来到人群前。

见法院的人出来了,双方都安静了下来。

“可能这个案子还有些问题没有弄清楚,需要我们回去核实一下,所以我们决定,先暂缓执行这些设备,任何人都不许移动,否则,法院会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都听见了吗?”李明和冲人群喊道。

喊完,也不等人们回话,李明和和黄名利两人迅即钻进警车,启动后扬长而去。

“这又演的哪一处?……”缓过神的人们开始议论起来。

“老板,要不我们先回去商议一下对策?”王树立低声对冯力说道。

“也好,反正恒隆也没有胆量再将设备搬走。”冯力带着自己的工人离开了恒隆公司大院。

9月10日下午,冯力和律师张永和一起来到聊阳县人民法院民一庭章永新法官办公室

“我们保全的财产怎么又被你们法院执行给别人了?”冯立开门见山。

“我不知道啊,你的案子已正式受案了,我们正打算近段时间开庭呢。”章法官一头雾水。

见审案法官真的不明情况,冯力便将上午发生在恒隆公司大院里的情况详细对法官讲了一遍。

“你先别着急,我们会核实的,你回去等我的消息”,章法官听后安慰冯力先回去等他的消息。

9月11日上午,冯力接到法院章法官的电话。

章法官告诉冯力:温永刚、李和生诉崔立涛借款纠纷一案在我院民二庭立案,在审理中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现在法院已将该执行停止了,至于如何处理,章法官让冯力等消息。

2014年9月15日,昌盛公司冯力办公室。

“恒隆那边有动静吗?”冯力问刚进门的会计王树利。

“没有,设备都在院子里呢”王树利答道。

“老板,现在我们急需货款进货,可帐上的钱有不够,我看是否可以先向别处倒借一下应应急啊?”会计王树利想冯力作着汇报。

“我已向鑫源公司的刘总说好了,你下午到他们那拿60万员过来应急,将煤卖出后就马上归还他”,冯力说道。

“好的,我下午就去办”,王树利退出了办公室。

……

2014年12月10日,冯力办公室。

“老板,我已将借鑫源公司的钱还上了,但我们帐上的资金已不够给工人们发工资了”,会计王树利向冯力告急。

“先跟工人们说,等将恒隆的70万元借款给要回来后就马上发工资给他们”,冯力此时也无计可施。两个月中,虽冯力多次催促法院,但法院却一直没有动静,仅让其继续等。

拖欠工资的时间转眼已到了年关。工人们再也等不及了,纷纷跑到冯力处讨要工资回家过年。在讨要无果的情况下,才出现了工人们到检察室去告冯力的情况。

冯力将拖欠工资缘由一五一十地向张立明倾吐了出来。

此时的张立明,几个问号在脑中形成:法院执行局为什么能就同一个标的执行两次?温永刚、李和生的诉讼怎么这么巧,诉讼又进行得这么快?冯力的案件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开庭?

“张主任,你能帮忙问一下我案子的进展情况吗?”冯力的问话打断了张立明的思索。

“你的案子可能较为复杂,我们回去审查一下,该我们检察机关管的我们一定会管”,张立明并没有给冯力肯定答复。单纯凭冯力的一面之词,案件是不能定性的,从事检察工作20余年的张立明自然清楚这一点。

十一

回到办公室,张立明组织干警就冯力案件进行了讨论。讨论中,大家对温永刚、李和生两人诉崔立刚借款纠纷一案表示了怀疑,认为其中可能存在某些猫腻,但究竟怎么回事,都表示需要深查才能知晓。

2015年2月17日上午,聊阳县检察院刘树峰办公室。

张立明将冯力案件的来龙去脉详细地向刘树峰检察长作了汇报,并希望得到检察长指示。

“看来你这个检察老兵也遇到了新问题啦!”听完张立明的汇报,刘检察长打趣道。

“不是新问题,而是民生问题,年关马上就到了,我就是想力所能及地给群众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张立明不好意思地拢了下头发。

刘检察长随即话锋一转,正色道:“老张啊,你这句话说得好,咱们不是有句老话叫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吗?我们检察干警作为人民的公仆,就理应将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为他们办实事、办好事!”

略为一沉思,刘树峰继续说道:“下午我们开个碰头会,让民行科的同志一起参加,听听他们的意见。”

“好的,我回去将冯力案件的基本情况整理出来,会上好用。”张立明走出了检察长办公室。

2015年2月17日上午,聊阳县检察院会议室。

张立明将冯力案件情况向参会的民行科科长李东进行了介绍。

“我觉得,这个案件有两大疑点:一是温永刚、李和生诉崔立涛案的疑点;第二个就是法院就同一标的执行两次的疑点。”听完介绍,李东提出了疑问。

“不愧是民行科长,对民事案件存在的问题一下就能点到要害。上午张主任也跟我提到了这两个疑点。这叫英雄所见略同嘛。”刘树峰检察长说道。

“此案虽然有疑点,但查起来牵涉面会较广……”李东并没有过多在意检察长的表扬,仍然眉头紧锁。

“不管是谁,只要敢破坏司法公正,危害民生民利,我们检察机关就要责无旁贷,一查到底,给群众一个交代。”没等李东将话讲完,刘树峰检察长斩钉截铁地说道。

“下一步,我认为可以分为两个方面开展工作,一方面由检察室与民行科联合对温永刚、李和生的借款一事开展调查;另一方面由反渎局对法院执行的问题展开调查,两方面同时进行,将问题彻底查清”。刘树峰检察长对下一步工作进行了部署。

十二

张立明与李东来到了恒隆公司。初次接触崔立涛,一米七的个头,微胖的身材,身上的西装一尘不染,待人总是保持着职业微笑。从直觉上,张立明觉得他与一般的商人没什么区别。

“崔总,听昌盛公司的冯总讲,你借了他70万元,有这事吗?”在恒隆公司会客室,张立明直奔主题。

“有这事,这不一时手紧,现在还没还上嘛,不过,我跟老冯讲了,过几天手头宽余了就还他。”崔立涛敷衍道。

“听说你还有其他的欠款,人家也把你告了,前几天还来执行你的财产了,有这事吗?”张立明继续问道。

“做生意嘛,哪有不欠钱的,你说的事发生在前几天,法院来执行,我也是没办法啊。”崔立涛叹了口气。

“上次的事你能跟我讲一下吗?”李东问道。

“是这么回事……”崔立涛向张立明、李东讲起了欠温永刚、李和生款项的事。

原来,崔立涛在7月份进煤的时候也出现了资金紧张的情况,为应急,他向放高利贷的温永刚、李和生二人借了70万元钱,其中借了温永刚30万,借了李和生40万,约定一个月还清。但到了一个月还款期限,崔立涛却没钱还债。这样到了8月份,温永刚、李和生二人就提起了诉讼。

“温永刚、李和生都是道上的人,我惹不起他们啊,所以我只能同意调解,将自己的财产低价转让给他”。最后,崔立涛说出了低价转让的理由。

“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吧”,见问不出实质性内容,张立明与李东二人便起身告辞。

“我送送二位”,崔立涛将二人送至门外。

“张主任,你觉得崔立涛讲的话可信吗?”在车里,李东问张立明。

“从直觉上讲,可信度不大,但凭直觉是办不了案子的,看样子我们需另外找突破口了”,张立明显然也不太相信崔立涛的话。

十三

找到了突破点。

“李东,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原来温永刚和崔立涛是亲戚关系,你过来我跟你详细讲一下。”春节假期后上班第一天,张立明即打电话让李东到检察室集合。

在检察室,张立明将自己在假期查到的情况告诉了李东。

原来,张立明的老家就在明光镇。春节走亲戚闲聊时,因天气较冷,就聊起了烧煤取暖的事,亲戚听张立明说煤价上涨较快的情况时,就告诉他自己村里一个姓温的村民可以在镇上的煤厂搞到低价煤,还问张立明要不要联系姓温的。

“姓温的、搞低价煤”职业的敏感让张立明突然想起了崔立涛的煤场。

“姓温的叫什么名字,他怎么能搞到低价煤?”张立明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村的这个人叫温永刚,平时也没什么正当职业,听他说,他的一个表哥在镇上开煤场,至于他表哥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真给我买了两吨低价煤。”亲戚生怕张立明不信,还拉出自己买煤的实例佐证。

为了查明温永刚买煤的地方,张立明还特意开车拉着亲戚来到镇上,为此亲戚还老大不愿意,张立明只说是自己以后买煤时方便,所以亲戚也不好推辞。查找的结果印证了张立明的猜测,温永刚买煤的煤场正是恒隆煤业公司。

“原来如此,看来突破口还得从温永刚身上突破”,李东也兴奋起来。

“先别忙,我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亲戚告诉我,温永刚前几年曾因打架被判过刑,现在司法所还经常找他劳动,我估计,他还是个社区矫正对象,我们可以从这点入手来敲他。”张立明道。

“我看可以先查他的帐户,看他到底有多少钱。”李东说。

“下午我们就去查”,张立明也同意李东的做法。

通过对光明镇上几家银行的查询,张立明和李东发现,温永刚帐户上的钱总共还不到10万元。

十四

明光镇司法所。

“温永刚,最近在家里干什么啊?”张立明与温永刚拉起了家常。

“哪干什么啊,都是混饭吃,”见张立明态度和蔼,温永刚顿时放松了戒备。

“你这口饭混的不错啊,资产已过百万了吧”?张立明依然不温不火。

“哪有那么多啊,我平时就给别人开开车、拉拉货什么的,这几年挣到的钱一共不到10万块钱。”听到别人说自己有百万资产,温永刚有点不好意思。

“不会吧?上次和你表哥崔立涛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听他说,去年你还借给他30万做生意。”李东适时插了一句。

“你认识我表哥?”听到李东说认识崔立涛,温永刚显得有些惊讶。

“不但认识,我们还是朋友呢?你表哥不是在镇上开了家煤场吗?这煤场还经常给我们单位送煤呢?”李东见温永刚有上钩的意思,便胡侃了起来。

“哎,你也不是外人,所以你也知道,我那表哥,财大气粗的,哪用得着我给他出钱,别说我没钱,就是有钱,他也不用我给他出啊!”李东的胡侃显然起到了作用,温永刚觉得李东是自己人了。

“那他怎么还借你的钱”,张立明顺势问了一句。

“这……”见两名检察官老是追问借款的事,温永刚又起了疑心,说话变的吞吐起来。

“温永刚,你现在可是社区矫正对象,你若再在外面干违法的事,可就要回监狱了。”见暗的不行,张立明索性吓他一吓。

“我没有干违法的事,司法所的同志都知道。”温永刚显然不怕张立明的话。

“那你刚说自己没有30万元钱,那你拿什么借给崔立涛,这30万元钱难道是你抢的吗?”张立明质问道。

“我没有抢,那30万元是……”谈到30万元借款的时候,温永刚又低头不语了。

“哎!你不是我表哥的朋友吗?难道他没有告诉你30万元钱的事?”突然,温永刚来了个反问。

突如其来的反问着实让张立明与李东两人语塞。

“看我这记性,我忘记了,老崔说过他没有借你的钱。”李东首先打破了沉没。事后,李东跟张立明说起为什么跟温永刚说这句话,李东说听到温永刚说即使自己有钱崔立涛也不会借他的钱的话后,自己就感觉,崔立涛根本就没有借过温永刚的钱,所以就拿这句话作诱饵来套温永刚。

“就是嘛,我说你们朋友之间怎么能不知道30万假借条的事呢?”温永刚正中了李东设下的埋伏。

“你坐一下,我们出去有点事,一会回来。”张立明与李东来到室外。

“原来崔立涛和温永刚之间的借条是假的,看样子我们可以与温永刚正面交锋了”,张立明说道。

“好的。”李东也同意正式询问温永刚。

“温永刚,你老实交代你与崔立涛之间假借条的事”再次回到室内,张立明已没有了刚才的和蔼,换之的是严肃的面容。

“你们……”对于检察官态度的180度转变,温永刚显得有些不适应。

“什么我们、你们的,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张立明再次提高音调。

“温永刚,你现在捏造虚假借条已侵害到了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你的行为已构成违法,若再执迷不悟,我们就要依法对你进行处理了,要知道,你现在可是监外执行的社区矫正对象。”李东也向温永刚施压。

听到社区矫正对象这几个字,温永刚的汗水下来了。

短暂的沉没之后,温永刚抬起了头,“我若说实话,可以从轻处罚吗?”

“只要你老实交代你的问题,可以依法从轻处罚。”张立明道。

得到张立明的肯定答复后,温永刚便将30万假借条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两位检察官讲了起来。

2014年8月某日,表哥崔立涛来到温永刚家,说自己最近被债主逼得紧,要再不想办法的话,自己的那点家底就要被债主们执行去了。开始温永刚还不相信,崔立涛便将法院的传票拿个他看。那时,温永刚才知道镇上的昌盛煤业公司将崔立涛给告了,标的额是70万元。

当时,温永刚说自己没有钱所以也没办法帮表哥度过难关。听到这,崔立涛便话锋一转,说温永刚可以帮助他度过难关。温永刚便问是什么办法。此时,崔立涛才将来意向温永刚挑明。

原来,崔立涛为躲避债主们的逼债,想出了自己给别人打个假借条,让别人拿假借条到法院起诉自己,然后再通过调解执行的方法将财产转移出去,这样,既使债主们赢了诉讼,他们也一分钱也拿不到。

而在假债权人的考虑上,崔立涛也是煞费一番苦心,思来想去,还是选中了自己的表弟温永刚,一则,温永刚具有案底,不怕事,属于一般人眼中的“黑道”人物,既使债主们有疑问,也不敢去找他的岔;再则,温永刚没钱,只要给他点钱,就可以让他为自己所用。

而温永刚也正如崔立涛所测,五千元钱的酬劳让他收到了表哥的30万借条。

然而,温永刚毕竟是一个无正当职业的人,让他承担过多数额的借条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心计颇多的崔立涛自然深知这一点。

当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温永刚时,温永刚马上想到了自己的狱友李和生。正缺钱花的李和生与崔立涛一拍即合,手握五千元钱的李合生马上接受了崔立涛出具的40万元借条。

“你们要记住,明天你就将借条拿到法院,你拿这这些钱交给法院,法院自然会立案的,剩下的事你们就不用管了”,这是崔立涛最后交代给两人的话,同时将诉讼费用交给了温永刚。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经常以“黑道”人物自居的温永刚、李和生二人攒着刚得手的钞票,自然是尽心为雇主办事。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到县法院将案子给立上了。

法院立案后的第三天,温永刚接到崔立涛电话,让他和李和生到恒隆公司一趟。

在恒隆公司,崔立涛让两人在一张纸上签了字并按了手印,之后便打发两人回家了。

9月9日晚上,温永刚又接到崔立涛电话,让其找几辆拖挂卡车明天一早到恒隆公司拉设备。

温永刚不敢违命,马上联系了几辆卡车,并按崔立涛要求按时开到了恒隆公司大院。

接下来的一幕,就和冯力所讲的大同小异了。

“自从9月10日那天,法院不让动设备之后,我们在没跟崔立涛联系”,温永刚生怕漏掉什么对自己不利,讲完之后还不忘补充道。

“你现在可以走了,但你最近不要到外边去了,要随传随到,听明白了吗?”张立明道。

“还有,我们找过你的事,你不许跟任何人讲起,知道吗?”李东补充道。

“明白,明白。”温永刚起身走了出去。

张立明与李东相视而笑。

对李和生的询问,就显得较为简单了。在听到温永刚已全部“招供”了时,李和生更是竹筒倒豆子,生怕自己坦白的不够彻底。

初战告捷。

十五

2015年3月5日,刘树峰检察长办公室。

元宵节的喜庆并没有使刘树峰检察长有丝毫的轻松。

“一胜一败啊”,在听取张立明初战告捷的汇报后,刘树峰告诉张立明,反渎局对执行法官李明和、黄名利进行初查后,没有发现他们存在什么违法犯罪线索。

“难道真的与法官没有关系?“听说同事初战不利,张立明的眉头也紧锁了起来。

“不大可能,如果没关系,崔立涛为什么起诉后那么快就开始执行,这点不符合常理啊?”李东自问自答。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接触崔立涛,我想可以从他那打开突破口”,刘树峰检察长说出了下一步侦查思路。

“对,这是个好办法。”张立明也赞同这个思路。

“下一步,让反渎局的张亮同志、李村同志与你们一起对崔立涛进行调查”,李树峰检察长做了部署。

元宵节刚过,一辆检察标示的警察便驶进了恒隆公司的大门。

“张主任,欢迎光临”,崔立涛从窗户看到张立明等人来了后,赶紧从楼上下来迎接。

“崔总,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该说的话我就直说,你该说的,我们希望你也能直说。”落座后,张立明首先给崔立涛来了个下马威。

“一定知无不言。”见来者不善,崔立涛自是不敢怠慢。

“你真的借了温永刚30万元钱吗?”张立明直接挑明。

“啊?啊,借了,借了。”崔立涛显得有些不自然。

“你与温永刚是什么关系,你一借钱,他就几十万地借给你。”张立明继续问道。

“也没什么关系……”崔立涛搪塞道。

“什么没关系?崔立涛,别以为我们没掌握你漫天过海的那些伎俩。”张立明直接打断了崔立涛的话。

“啊,那个……”室内温度虽然不高,但崔立涛的汗水却顺着脸颊开始往下淌。

“崔立涛,你给温勇刚打假借条的事我们已经掌握了,我们今天主要是看你的态度,若你再执迷不悟,我们将会依法对你进行处理。”张立明亮出了撒手锏。

得知自己的“妙招”被破解后,崔立涛一屁股坐在了那张宽大的老板椅上,压的椅子液压杆都晃了晃。

“其实,我没有想赖老冯钱的意思,我只是想拖延一段时间等我有了钱再给他。”崔立涛显得有点言不由衷。

“拖延的方法可不是你这样的生意人所能想出来的吧?”张立明意有所指。

“是,是……是我想出来的”,崔立涛仍然在死抗。

“崔总,法律规定,法庭可以在什么情况进行调解啊”。张立明决定另辟蹊径,不与他正面冲突。

“啊,这,我不学法律,我怎么能知道啊。”崔立涛道。

“那你怎么能想到在诉讼中与温永刚他们调解呢,又怎么知道调解书可以被强制执行呢?”张立明一连串的发问使崔立涛不知所措。

“其实,谁给你出的注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替他背这个黑锅啊,因为你打假借条的事很有可能已经触犯了刑法,这是要判刑的啊,你全将责任揽下来,量刑时肯定吃亏,如果你能坦白的话,最起码量刑上可以从轻。”张立明又换上和颜悦色的表情。

“……”沉默,似乎成为崔立涛此刻的代名词。

“崔总,你表弟来找你了。”房门开处,崔立涛的秘书走了进来。

“是温永刚吗?”李东问。

“是”。秘书回答。

“正好,让你表弟好好劝劝你。”李东忿忿地说。

“表哥,我来看你了……”当看到检察官们时,温永刚那高兴表情被僵持在脸上。

“检察官来了,我来找我表哥玩,你们有正事,我就不耽搁了。”说着,温永刚就想退出去。

“温永刚,你进来,我们正好要找你呢?”张立明及时喊住了温永刚。

“啊,找我?”

“对,就找你,你作为过来人,你跟你表哥讲一下我们的对待坦白的政策。”张立明对温永刚说。

“是不是还是为了假借条的事啊?我说表哥,你有什么话就跟检察官们直说吧,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温永刚对崔立涛说。

“这没你的事,你出去,我有话要跟检察官们说。”崔立涛狠狠地瞪了温永刚一眼,将他撵了出去。

看到崔立刚的态度有所变化,张立明也冲温永刚示意让他暂时出去一下。

温永刚悻悻地推门出去了。

十六

崔立涛的讲述。

事情还得从冯力的催债说起。

其实,早在冯力还未催债时,公司会计即向崔立涛汇报了昌盛公司借款即将到期的情况,但恒隆公司因经营不善,资产已出现亏损,根本无法按时偿还所欠昌盛公司的70万元债务。

更令崔立涛气恼的是,冯力完全不顾朋友情面,将自己告到了法院,令自己在镇上非常“丢脸”。气恼归气恼,崔立涛还真拿冯力没有办法,毕竟欠钱的人是他崔立涛,而不是人家冯力。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次普通的同学聚会上。8月26日一早,崔立涛接到了同学彭帅的一个电话,说是让他去参加初中同学的聚会。本来心情郁闷的崔立涛不想去,但经不住彭帅的一再劝说,最终抱着解闷的想法答应去赴会。

就是在这次聚会上,崔立涛知晓了自己的初中同学戚兆路在县法院民二庭任法官。正在被债务官司搅得头昏脑胀的崔立涛仿佛见到了救星。酒席上频频与昔日的老同学——今日的法官互敬饮酒,觥筹交错间,两人的关系热络起来。

酒席散后,崔立涛表现得是意犹未尽,邀请戚兆路改天再聚,正处于酒后兴奋期的戚法官一口应允。

两天后的聊阳县城的“忆相思”酒楼。华灯初上,这里的停车位就已快占满,显示了酒楼生意的兴隆。此时的崔立涛正在“馨香”包间与老同学戚兆路把酒言欢,为活跃气氛围,崔立涛还特意叫了两个“小姐”陪酒。

酒过三巡,崔立涛见戚兆路已带有几分醉意,便示眼色让“小姐”退出,自己则凑到戚兆路的旁边坐下。

“老同学,你们生意人讲究的是无利不往,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有事,说吧,什么事?”看到崔立涛神神密密的样子,久经酒场的戚兆路心里已然明白崔立涛肯定有求于自己。

见如此,崔立涛便将自己被冯力逼债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戚兆路讲了出来,并请其帮忙想个主意。

吃人嘴短,更何况想在同学面前表现一番,熟知法律的戚兆路略一沉思,便为老同学想到了妙招。

戚兆路想到的所谓妙招就是让崔立涛找两个熟人到法院告自己还钱。初听时,着实将崔立涛吓了一跳。

看到崔立涛的表情,戚兆路微微一笑,继续告诉他具体的操作方法。就是让别人告了崔立涛后双方尽快达成调解协议,然后再利用自己在法院的关系让崔立涛的财产尽快“执行”出去,这样既使冯力再有本事,也没法将崔立涛的财产执行过去。

末了,戚兆路还特点叮咛崔立涛,让他立案前给自己打个电话,以便于自己及时协调立案庭将案子分到自己手里。

如获至宝的崔立涛立即从随身所带的包里拿出5万元前,请老同学代为“打点”,并表示事成之后另有重谢。戚兆路虽表面略有推辞,但最终还是“笑纳”了。

十七

“先找执行局和立案庭的法官了解情况,核实崔立涛所言是否属实。”听完张立明汇报的崔立涛讲述的情况后,刘树峰检察长马上吩咐办案组的同志开展下一步行动。

调查结果很快汇总到刘树峰检察长案前。经调查,温永刚、李和生到法院立案当天,戚兆路曾到立案庭表示庭里案子较少,要多分点案子,立案庭遂将刚受理的温案分给戚兆路。而执行局的黄名利、仇和平两人反映,戚兆路曾拿着温、李和崔立涛达成的调解协议到执行局跟他们说,温永刚是其亲戚,希望能帮助他们尽快执行到位,黄、仇两名法官因碍于同事情面,所以在受案后立即对该案进行执行,却没料到冯力从中阻拦,执行一直拖延了下来。

所有的焦点聚集于法官戚兆路。

“难怪前期查执行法官没有发现线索,原来问题出在审理法官身上啊”,案情分析会上,反贪局干警张亮对找对症结所在显得非常兴奋。

“马上传戚兆路到院核实有关情况,同时调查一下该戚银行帐户的变动情况,尤其是崔立涛所说的给戚兆路5万元钱那个时间段,看看有没有进帐5万元的情况”,刘树峰检察长对分析会上的干警布置道。

“是!”干警们马上分头开展工作。

十八 

反渎局内的较量。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刚开始,戚兆路对于检察官的提问始终装糊涂。

“戚兆路,认识崔立涛吗?”张亮问。

“认识,难道我认识崔立涛有罪吗?”

“认识人没有罪,但你从崔立涛那获得好处有没有罪你心里最清楚了。”

“我没有拿崔立涛的好处,你们凭什么诬陷好人?”

“有没有诬陷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们已调查过执行局的同志了,是你去跟他们打招呼让其尽快执行温永刚、李和生的案子的吧?”

“我是去找过执行局,但我是出于对自己所办案子的负责才去找他们快点执行”。

“你一年办过的案子应该有百余件吧?你不会这百余件案子都去帮助当事人到执行局去催吧?”

“我是看温永刚他们困难。”

“温永刚怎么困难了?”张亮看到戚兆路言语上出现漏洞,立即开始出击。

“这……”戚兆路被突然袭击,一时语塞。

“据他们说,他们经营需要资金,现在资金都周转不开了。”短暂的思考后,戚兆路又想到了借口。

“可温永刚、李和生他们不从事经营活动啊,他们也没有找过你让你快点执行啊,我们这里还有他们两人的亲笔供词呢。”张亮扬了扬手中的材料。

“啊,可能我忘了吧?”戚兆路又开始装糊涂。

“忆相思认识吧?”

“认识,挺有名的一家酒店。”

“你和崔立涛在那吃过饭吗?”

“啊,吃过,我们是同学,在一起聚聚再经常不过了”。

“温永刚告的人就是崔立涛,你知道吗?”

“知道啊”。

“法官接受当事人宴请恐怕不是同学聚会这么简单吧?”

“这大不了构成违纪律,尚不构成犯罪吧?”

“这件事是构不成犯罪,但根据崔立涛讲他在同你喝酒的时候给过你5万元钱,有这事吗?”

“没有。”

“据我们调查,你和崔立涛在一起吃饭的第二天,你的银行帐户里多了五万元钱,同时我们调查了你单位,那天你们单位也不是发工资的日子,那你的五万元钱是从哪里弄来的?”张亮抓住银行查询的结果不放。

“那是我借钱给朋友,朋友到期还我的。”戚兆路仍然在抗拒,但语气软了不少。

“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我们马上可以去进行调查,看看有没有这回事?”张亮紧盯不放。

“我朋友叫……”戚兆路的头上已渗出了汗珠。

“怎么不回答啊?”张亮继续追问。

“……”戚兆路低下了头,但沉默依然没有被张亮的问话打破。

“戚兆路,我们的政策你应该明白,对法律的解读,作为法官你也不陌生,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将你的问题讲清楚,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良久,戚兆路再次抬起了头,但眼泪已然是夺眶而出。“我坦白,我交代。我是让金钱一时蒙蔽了眼,才犯下了错误。”

戚兆路的坦白印证了崔立涛所言不虚。

尾  声

“现在案情已然明了,下一步一是要充分发挥检察机关的监督作用,监督人民法院驳回温永刚、李和生诉崔立涛借款一案的诉讼请求;二是要将崔立涛、李和生、温永刚三人涉嫌犯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予以查处,以彰显我们司法机关严厉打击虚假诉讼的决心;三是要对戚兆路的犯罪问题快侦快诉。”,在案情通报会上,刘树峰检察长远没有想象中的轻松,而是针对下一步的工作提出了更加、明确具体的要求。

“是”参加会议的干警按照检察长部署分头开展工作。

2015年3月1日,法院依法驳回了温永刚、李和生诉崔立涛借款纠纷一案的诉讼请求;3月3日法院判决崔立涛应予判决生效30日内偿还冯力70万元借款。

判决当天,恒隆公司即将70万元钱划转至昌盛公司的帐户。

而崔立涛、温永刚、李和生三人因涉嫌妨害作证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他们将同戚兆路一道接受法律的审判!

……

“假的永远真不了!看着工人们兴高采烈领取工资的冯力,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走出屋外,望向天空,冯力觉得,天空还是那么的蓝。

 

根据阳信县院监督虚假诉讼案例改编。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05024181号-1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