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案件播报 >
【案件播报】一场天价的“免费”午餐和一个神秘的澳门女人
发布时间:2017-09-01 14:16:45作者:来源: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难道好运真的降临到我头上了?”王明心中窃喜,当场投资了5万元钱,做起了一夜暴富的美梦。可殊不知,在这个蘑菇公司里,期待着一夜暴富的,绝不止他一人……

周末故事:一场天价的“免费”午餐和一个神秘的澳门女人

家住河南的王明是标准的“手机控”,平时经常在微信朋友圈里“晃悠”。2014年9月7日,他看到朋友圈里发布了一条信息:山东邹平可以免费吃蘑菇宴!天下真有免费的午餐吗?王明仔细一看,发布这条消息的人正是他最近刚认识的“投资人”牟小兵。最近这个牟小兵总是在向他推销投资项目,而他发布的这个“免费蘑菇宴”的位置,正是在他的公司。本来就对牟小兵公司投资业务有点兴趣的王明很快放下戒备,他想:这一趟就算是实地考察,如果他们公司真的不错,那就考虑投点钱;如果不好,免费吃个饭,就当旅游了,怎么也不亏。

就这样,王明高兴地叫上了三个朋友,一起来到微信上约定好的地点,在工作人员的组织下,坐车到达山东蘑菇农业科技公司(以下简称蘑菇公司)。就像旅游一样,王明一行人开心在邹平免费住宿,在蘑菇公司菇仙园免费吃蘑菇宴,可这一去,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周末故事:一场天价的“免费”午餐和一个神秘的澳门女人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到达蘑菇公司后,王明发现不止他们几个人,还有其他各地前来吃蘑菇宴的人,大约有近百人。随后有人带着他们一行参观了蘑菇园,也如愿吃到了免费的蘑菇大餐。酒足饭饱后,王明领到了一张高端投资私募会的入场券,发券人告诉他,只有持有这张入场券才能进场。

一张高端投资私募会的入场券?王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进到场内,一去就是2个多小时。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呢?

滨州市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他们在这个所谓的投资私募会上见到了蘑菇公司董事长,在她的描述中,现在有一个实力公司担保、高回报、零风险的外汇投资等待他们的加入。

公司场面气派、董事长气场十足,说的投资项目也十分“高大上”,几乎没有任何破绽。“难道好运真的降临到我头上了?”王明心中窃喜,当场投资了5万元钱,做起了一夜暴富的美梦。可殊不知,在这个蘑菇公司里,期待着一夜暴富的,绝不止他一人……

投资一个多月后,王明像往常一样打开蘑菇公司的网站查看自己的收益,可今天的网页却始终显示“出现错误”,试了多次仍然无法显示,他赶忙拨打蘑菇公司的电话,可一遍遍就是打不通!随着电话那边“嘟嘟”的忙音,王明的心越来越慌,一个不祥的预感浮上他的心头。

当他终于相信自己是遇到了骗子,来到公安机关报案时,却发现竟已经有多人报过案了,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地提到了“免费蘑菇宴”和一个神秘的女人。

那么,这“免费午餐”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谜局?这个神秘的女人又有着怎样的背景呢?

2016年1月,滨州市检察院受理了这起涉案八人、涉及五百余名被害人、跨越七个省市的特大集资诈骗案。为确保案件质量,市院决定采用一体化办案的模式,由滨州市检察机关十佳公诉人、市院公诉处王中秀接手了这个案子。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这个案子涉及山东、河南、新疆、上海、江苏、浙江、天津等七个省,500余名被害人,快过春节了,全国各地受害群众陆续不断地来滨州讨要说法。这个案子的侦查卷宗有70多本,差不多2米多高,可以说当时办案压力非常大。

2

经过调查,报案人口中“神秘的女人”渐渐浮出水面,一个名叫林嘉怡的中年澳门女人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野。2008年,因为在澳门赌博欠了钱,林嘉怡躲债来到深圳。2014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林嘉怡认识了山东嘉兴投资公司的王大磊,两人越说越投机,简直一拍即合,很快他们便决定合作搞一个投资项目挣点钱。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王大磊是山东某名牌大学毕业,比较懂金融,所以二人当时商量着搞一个基金公司,找一些投资人来投资,定期给投资人分红,使用投资人的资金用于投资增值。

要搞点事情,两个人是不够的,王大磊又向林嘉怡介绍了他的旧相识:牟小兵。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三人商量以高利息、提成来吸引投资,并决定以投资炒外汇支付利息、提成的名义,吸引国内的投资者投资。而牟小兵就负责在大陆发展市场客户,也就是纯粹的拉人头吃分红返利,等资金吸收进来再由王大磊把资金放大。

2014年6月,三人坐飞机从深圳来到济南。他们信心满满,商量着如何开拓市场,吸引投资者。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不管说的再好听,吸引投资炒外汇增值也只是一个虚构的项目而已,为的是吸引投资者投资。如果不断地有投资者投资,就会维持支付利息、提成的现状,如果没有投资的,他们就维持不下去了,只能结束这项业务,投资者的资金归还不了。这种行为是国家明令禁止的。

决定好方向后,三人就开始分头行动。牟小兵负责找来各地区的一些主要头目来听课,好让他们回去发展下线;林嘉怡找到了两个懂金融的新加坡人,让他们负责讲解虚构的“BS”高博金融项目,并找人建立投资网站。万事俱备后,她向朋友借了张银行卡开始接收投资。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他们宣称这个项目是新西兰的一家公司炒外汇,并向客户讲解投资炒外汇能够得到分红高收益,发展的下线人数越多,下线的投资额越高,那么拿的钱也就越多。

亚洲CEO“横空”出世

然而,他们运作了一个多月,吸收了几百万元的资金,虽然数额不小,但距离他们的“发财梦”还相差甚远。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林嘉怡想到了林友光。林友光是新加坡人,2013年的时候通过朋友认识了林嘉怡。在接触过程中,林嘉怡了解到林友光很会包装公司、做宣传,就想请他来帮忙。

林嘉怡对林友光说,她跟别人合伙做生意,成立了一家公司,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并许诺每月给他2万元工资。林友光正好手头有点紧,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林嘉怡等人经过开会讨论,把林友光包装成英国ADM公司的亚洲CEO,负责业务洽谈。

随后,几人在香港注册了以ADM为首字母的英文公司,明面上对外宣称是英国ADM公司香港分公司。可实际上,该公司就是个空壳公司,没有任何实际经营行为。

都是“钱”惹的祸

看到这儿您不禁想问,这群人和文章开头的蘑菇公司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公司为什么要替他们招揽客户?难不成也是个空壳公司?

事情还要从2014年6月说起。

当时,蘑菇公司资金紧张,老总刘明霞很是着急。为了快速的筹到钱,帮公司渡过难关,刘明霞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问了多少人,可都没有成功。在刘明霞走投无路之时,有个人向她介绍了另外一个人,说他路子很活,能帮忙给公司借款,这个人,就是牟小兵。几经安排下,牟小兵带着王大磊来到刘明霞公司考察,并当场表示要借给蘑菇公司三五千万,以解燃眉之急。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根据我们后期查实的情况,这些人故意营造一种很有钱的感觉,以骗取对方的信任。

几天后,王大磊许诺的借款“不出意外”地没有兑现,反而向刘明霞介绍了ADM外汇基金项目,并向她提议了一项“合作”。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王大磊等人向刘明霞许诺:如果刘明霞能以蘑菇公司的名义为他们所谓的“公司”吸收资金做担保,那她就可以无偿使用担保金的20%。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急需用钱的刘明霞没有多想,很快同意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牟小兵等人开始从全国各地不停的拉人到蘑菇公司参观、吃饭、听课,然后让听课的人投资ADM公司的外汇基金项目。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诈骗的流程是:刘明霞先上台给这些人讲讲蘑菇公司的历史,个人经历,以及以后发展的光明前景。然后牟小兵等人上台讲投资外汇基金的前景和好处,承诺投资零风险及高额回报等。一般到这个时候,有不少投资人就当场投资了。

自2014年9月至2015年1月,相继有几十批人被拉到蘑菇公司,每批100至200人不等,山东蘑菇公司为投资者提供担保561份,签署金额4180余万的担保协议。在此期间,王大磊、牟小兵给了蘑菇公司600余万元款项。

可“一夜致富”的美梦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5年1月中旬,拆东墙补西的ADM外汇基金项目资金链断裂,林嘉怡和控制资金的王大磊、牟小兵产生分赃不均,一怒一下关闭了平台。网络投资平台突然关闭,投资人开始察觉到异常,自此,此案正式案发。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截至2015年1月,林嘉怡、王大磊、牟小兵、林友光共吸收全国各地集资参与人款项合计3800余万元,截至案发尚有2000余万元未偿还。

“两肋插刀”的朋友成冤家

2015年8月到9月,林嘉怡等人先后落网。到案后的王大磊、牟小兵开始相互指责资金被对方操控,多年好兄弟因为钱成了冤家。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这几人的性格有着明显差异,比如王大磊就非常谨慎,具有一定反侦查能力,自始至终拒不认罪,你问他任何问题他都会拐几个弯,但是在讲到别人时毫不避讳,他承认牟小兵和林嘉怡参与其中。相比之下,牟小兵就属于很讲义气,相对坦率的人,甚至在最开始的时候把所有的罪都揽到自己身上。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直到后来牟小兵才意识到,自己努力包庇的“兄弟”是怎么不留情面地“出卖”了他,而也正是此时,他才明白:如实还原案件事实才是他最好的出路。到审查起诉阶段,牟小兵的供述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2016年10月20日,案件开庭。面对8名被告人,10多名辩护人,检察官按照预定计划进行有序讯问,全部讯问工作进行了整整一天,举证、质证进行了两天。虽然王大磊拒不认罪,但是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他的狡辩苍白而无力。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为了保证庭审质量,我们制作了5万余字的出庭预案。针对提出的焦点问题精心准备,做到冷静处理,沉着应对。庭审进行了4天圆满结束,取得了良好的庭审效果。

最终,林嘉怡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50万元;王大磊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50万元;牟小兵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45万元;林友光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35万元;其余四被告人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四年至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10万至20万不等罚金。

滨州市检察院派驻北海检察室副主任 王中秀

非法集资活动涉及内容广,表现形式多样。从目前案发情况看,主要包括债权、股权、商品营销、生产经营等四大类。事实上非法集资是一种违法活动,出资人的利益得不到保障;资金大多被挪作他用,中饱私囊;大多数投资人损失重大,甚至血本无归。因此,当一些单位或个人以高额投资回报兜售高息存款、股票、债券、基金和开发项目时,一定要认真识别,谨慎投资。我们要坚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对“快速致富”的投资项目进行冷静分析,避免上当受骗。

近年来,国内非法集资形势复杂严峻,案件高发频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不规范的经济活动更是蕴藏着巨大隐患。只有提高对非法集资的警惕,增强辨别能力,有效防范风险,才能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本文涉及的公司、名字均系化名)

本期链接:

林嘉怡等人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本案中,林嘉怡等人以投资外汇基金为名,要求缴纳最低1万美金的资金加入,并且按照一定顺序形成层级,组织参与人员120人以上、缴纳的资金数额达250万以上,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数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与,骗取财物,属于扰乱经济社会的传销活动,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据2013.11.14两高、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传销意见)第六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集资诈骗罪的,依据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本案中,上述人员集资诈骗数额均在500万以上,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5-50万罚金或没收财产;据上述意见第四条,情节严重的认定,参与人数超过120人、缴纳资金数额超过250万,本案组织、领导活动传销活动属于情节严重,应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显然从量刑上,集资诈骗罪量刑重,故应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

非法集资,是指单位或者个人未依照法定的程序经有关部门批准,以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证券或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筹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及其他利益等方式向出资人还本付息给予回报的行为。

非法集资活动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基本特征:一是未经有权机关依法批准;二是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即社会公众筹集资金;三是承诺在一定期限内给出资人货币、实物、股权等其他形式的还本付息;四是以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集资的目的。

注:本文为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独家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均视为侵权,并将采取法律措施。

(本期作品由滨州市检察院供稿,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