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案件播报 >
【案件播报】“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发布时间:2017-09-06 15:46:57作者:来源: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我们今天的故事发生在山东诸城市。那是2015年的严冬,在鲁中监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这是服刑人员周春平的妻子打过来的,可是妻子在电话里只顾压抑的哭泣着,什么也不说。“家里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敏感的周春平立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的心脏砰砰乱跳,只得向哥哥求证,再三追问下,哥哥哭着道出了实情,“磊磊得了尿毒症!”

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来自山东省人民检察院00:0016:44

1

哥哥口中的“磊磊”,是周春平的独生儿子周国栋。以前,周春平曾经有着非常美好的生活。1991年,通过村里的熟人介绍,他结识了活泼外向的妻子。婚后一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这就是磊磊。那个时候,周春平靠四处打工贴补家用,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一家人过得简单、满足。可天不遂人愿,平静而温馨的生活,被一连串的噩耗打破了。

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2014年,周春平因犯罪入狱,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妻子一人身上。靠着在社区打扫卫生这种保洁员的微薄收入,妻子供着一家老小的生活开销。可是,祸不单行,就在这一年,悲伤和劳累过度的妻子被查出患有子宫癌,接着,周春平年事已高的老父亲被查出身患肠癌,而妻子的父母也因患肺癌和脑血栓相继离世……既要养家又要工作,妻子经常是刚刚打完吊瓶,就拿起扫帚忙活。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磊磊的尿毒症对这个本就入不敷出的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这个消息让这个顽强的女人再也绷不住了,她咬牙拨通了监狱的电话,渴望通过丈夫的声音获得一丝安慰。

2

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听到“尿毒症”三个字,周春平愣住了。这种病,他并不陌生。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1993年。这一年,正是他们婚后喜添爱子的时候;也正是这一年,他的老母亲患上了尿毒症,因没有肾源、家境又极为贫寒,老母亲永远地离开了他们。回想起这一切,周春平再也无法安心改造。他痛恨自己的过失,让他身陷囹圄没有了自由;如果可以,他恨不能立刻出去,把自己的肾换给这唯一的血脉,他知道,换肾对儿子何等重要。

焦急,忐忑,担忧,愧疚,恐惧……这些情绪无时不在啃噬着他的心。而他,只能更加积极地改造,等待着出狱的那一刻。

半年后,一个初夏的清晨,周春平出狱了。刚一到家,他便看到了躺在床上、被重病折磨的妻子。顾不上许多,听说儿子独自去医院做透析,他便急不可耐地往医院赶。看到儿子的第一眼,周春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高大、阳光、帅气的小伙儿竟瘦成了“竹竿”,他的身体因为长期的透析而浑身发黑发黄,经常扎针的胳膊肿的像个炭块。他眼前一黑,晕倒在病房里。

3

第三天,周春平带着四处筹借的一万多块钱,陪儿子到济南一家知名的医院求医。

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儿子的病情果然如他所料——医生说,必须马上做肾移植。虽然风险很大,但依据目前的情况,孩子的病情已经不能再等了。

怎么办?周春平没有丝毫犹豫,主动向医生提出给儿子做配型的请求:“能救俺儿子,把两个肾摘了也行啊!”经过两天漫长的等待,配型结果终于出来了——他和儿子配型成功了!周春平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但想到儿子透析一次需要700多块钱,每周要透析三次,给儿子治病前前后后已经花了十几万,从亲戚那里借来的钱已经所剩无几……这换肾的钱从哪来呢?他刚刚舒展的眉头又微皱了起来。

“俺得回家想办法给儿子筹钱。”和妻子商量后,周春平独自一人踏上了返乡的汽车。没想到,这一次,却给妻儿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回到诸城后,他找到了一家食品厂打工,他想着“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筹到钱。”可是,一个月1000块钱的工资在十几万医疗费面前显得杯水车薪。

靠借能凑够吗?他厚着脸皮借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可是还差七八万的缺口。怎么办?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成形——此时,他只想要钱,早已将道德、法律、底线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天早上,周春平并没有像往日一样去工厂做工,而是骑着摩托车匆忙上了路。一路上,他的眼睛透过头盔不断向四周张望,时刻保持着警惕。不一会儿,他便盯上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人。见四下无人,他加大了马力向对方冲过去,迅速抢走了对方放在自行车筐中的手提包。女人先是一愣,回过神来便大声呼救,此时,周春平早已绝尘而去。

可这次,周春平只抢到了1000块钱“。这太少了。”很快,连续几天,他多次对路人进行抢夺。无辜的路人毫无防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财物被抢走,惊魂未定的他们只能选择报警。

钱,还是没凑够。可孩子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再也不能等了。周春平决定,先到济南。可就在这时,他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了代价。一天,在车间埋头干活的周春平听到工友叫他:“老周,外面有人找你!”周春平并没有多想,转身往外面走去。“你就是周春平?”那人问。“俺就是。”“带走!”一副明晃晃的手铐再次锁住了他的自由。

4

在济南,眼看医药费就要花完,却等不到丈夫的消息,这让周春平的妻子非常焦虑。她痛下决心,不管丈夫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一定要找到他,因为丈夫是延续儿子生命之烛的唯一希望。就这样,妻子和儿子不得已先办理了出院。这个倔强而又坚强的农村女人带着羸弱的儿子踏上了充满未知的返乡路。

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2016年5月,诸城市某看守所驻所检察室,在这里,当天的会议还未结束,诸城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王金祥就被人叫了出来。顺着同事手指的方向,他看到了一对母子正站在办公室门口,用热切和期盼的目光望着他。女人一副标准的农村女性的模样,而身旁个头很高的年轻人看起来却面色苍黄,弓着腰,用手支撑着身子,表情非常痛苦。

王金祥疑惑地走到他们身边,没等开口,这位母亲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跪了下来,嘴里还不停地说“救救我的儿子,救救我的儿子!”她的眼睛泛着泪花,嘴角不停地抽动。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王金祥非常惊讶,他赶紧把他们请进了办公室。

原来,当周春平的妻子得知丈夫被刑警队带走后,就找过公安局,还找过检察院,她希望能让丈夫尽快从看守所出来给儿子换肾,几经辗转,当她听说案件已经被移交到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部门可以通过检察建议的方式,建议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的消息后。仿佛看到了最后的希望,于是,她东打听西打听,终于找到了这里,找到了王金祥。

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诸城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 王金祥:

周国栋给我介绍了一下具体情况,同时给父亲周春平申请变更强制措施。

周国栋求生的欲望,让他见到检察官后像是找到了可以依附的大树,他激动地诉说着家庭令人痛心的遭遇,拼了命要抓住这最后的求生机会。

诸城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 王金祥:

我赶紧把她扶起来。说实话,我当时心里很难受,他们一家四口人两个都是癌症,儿子还是尿毒症,需要换肾。我的儿子跟周国栋年龄差不多,我打心眼儿里很想帮助他们。

王金祥知道,这件事关系到一条年轻的生命,送走母子俩后,立即向上级领导汇报,经过院领导商议,他们一致认为“孩子的生命是最重要的”,而这次机会不容错失。他们决定尽最大努力帮助这家人渡过难关。

随后,王金祥和同事争分夺秒,先后两次赶赴济南,调取活体器官移植临床应用管理文书、住院病例等诊疗以及配型的相关证明材料,同时,找到周国栋的主治医生详细了解情况,核实事件真实性。

诸城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 王金祥:

医生给我们说,孩子的病是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期,慢性心功能不全,高血压三期,属于极高危了,这种情况必须换肾,必须马上做手术,否则就会危及生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检察官的心被紧紧地揪着,能不能改变周国栋的命运在此一搏。

在诸城市看守所,王金祥第一次见到了周春平。近乎绝望的周春平耷拉着脑袋,头发凌乱,两眼无神,精神十分萎靡。谈起案情,他表示当时自己一心只想给儿子筹钱,鬼迷心窍,根本没有考虑到那些被抢的人。现在想来,感觉自己委实鲁莽。

当检察官提出可能变更强制措施让他给儿子换肾的想法后,周春平在那一刻枯黄的脸上立刻焕发了光彩。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惊喜。而王金祥也对他申明了一旦变更场所措施,一定要遵纪守法、随传随到。同时,他嘱咐周春平要先养好身体,做好给儿子做手术的准备。

羁押必要性审查是检察机关拥有的一项权力,它是指人民检察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93条规定,对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无继续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对不需要继续羁押的,建议办案机关予以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监督活动。

2016年9月14日,经过一系列严密的审查,诸城市检察院出具了《继续羁押必要性审查意见书》并向诸城市公安局发出《羁押必要性审查建议书》。四天后,诸城市公安局发来回执,采纳了检察院的建议,对周春平变更为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当天下午,周春平被释放。

诸城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 王金祥:

对周春平变更强制措施是检察机关人性化办案的体现,周春平犯罪的主观恶性相对较小,他犯罪的目的是为了弄钱给儿子治病,而且他还能认罪悔罪,不羁押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

5

周春平还记得,当他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坐上了第一班开往济南的汽车,快到站的时候,妻子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他羞愧地抬不起头。他等着妻子的责骂,但是,他等来的只有妻子的寂寞和泪水。

FM:“飞跃看守所”:换肾父子的二次人生

当天晚上,周春平按照医生的嘱咐没有进食。第二天早上7:30,儿子被准时推进手术室,半小时后,周春平被推入同一间手术室。等待手术的过程中,他丝毫没有觉得害怕,他认为自己亏欠儿子、亏欠家庭的太多太多,而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他突然想起了之前犯下的种种罪行,他知道自己无情地伤害了一个个素昧平生的路人,他应当为此赎罪。在护士心理疏导与麻醉药的共同作用下,周春平想着想着昏昏睡去。

手术于下午两点左右结束,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晚,周春平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他的第一句话是吃力地问家人:“磊磊呢?他身体怎么样了?”得知孩子的状况已经开始好转,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8天后,热心的护士推着周春平的病床来到了监护室门口,隔着玻璃,他看到了久违的儿子,他的脸色好多了。儿子见到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父亲,脸上终于绽放出了微笑。周春平躺在病床上,费力地支撑着身子,那一刻,父子俩四目相对,他们心中五味杂陈。

一个月后,周国栋出院了。在家里,他接到了王金祥的电话。“大叔,谢谢你们,等我身体康复以后,我一定会去看你们。”细心的王金祥听到了,在这个电话里,对方已经不再用“王科长”这个称谓来称呼自己了,他觉得很欣慰。

诸城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 王金祥:

听到这句话,我感到心里很温暖。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能够帮助别人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目前,周春平已被诸城市看守所收押,周国栋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中。检察官仍在为救助这一家人积极地奔走着。

检察机关作为司法机关,必须严格执法,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公平公正,而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这样的人性化执法让法律平添了几分温情与温度。山东省检察机关一直秉持“人性化执法”的理念,它不但体现着检察官们执法为民、敢于担当的情怀,也让群众从每一桩案件中体会到了司法文明的进步。

注:本文为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独家原创作品,欢迎转载。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均视为侵权,并将采取法律措施。

(注:本期作品由诸城市检察院提供支持。本案中除办案人员外,其余皆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