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喋血同登
发布时间:2017-12-29 13:15:48作者:张开芳来源:山东省检察院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喋血同登
\

张开芳

 

一季花开乾坤满,谁料边关烽火天。大青山林场的木棉花像空中被点燃的熊熊烈火,轰轰烈烈地开了。这个时候的英雄花开,让我想起了清代诗人陈恭尹的诗句:“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我想,这是不是又一批壮怀激烈的英雄将要登场了呢?

今日的凭祥市大街小巷看不见往日的人流涌动,整个城市窒息般的寂静,市区的街道上偶尔看见稀稀拉拉急速行走的市民和一些匆匆来去的军人,还有覆盖着伪装网运送军械物资的军车。凭祥市的上空不时响起阵阵鬼哭狼嚎般的警报声,每当警报响起,从儿童到古稀老人,还有学生,都腰里别着手榴弹和匕首,带着衣服和吃的,匆匆钻进了山洞和早就挖好了的猫耳洞。

这一切都在告诉大家:英雄花开,大战在即!

 

一、战神在呐喊

 

这里是55163489团司令部住地,今天在这里召开战前的最后一次军事会议,一二三号首长的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参谋人员围着桌子上的军事地图和地上的沙盘,进一步推敲着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系方案。会议室里坐满了前来参加军事会议的基层部队指挥员,每个人都斜跨着手枪,扎着要带,神色凝滞,一动不动地坐在会议室里,等待着首长们部署作战任务。

八点五十分,首长们疾步来到会议室落坐。一号首长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好像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似的。他环视了下会场,然后严肃地说:“同志们!今天是战前最后一次军事会议,会议结束后,各部队立即召开会议进行部署任务,做好进攻准备!准备工作力求做到万无一失,进攻发起后,要以最快的速度首取同登,然后,向谅山发展进攻!下面,请三号把我部作战方案给大家进一步明确一下。”

这时,三号首长站了起来,作战参谋将墙上的作战地图拉开,一幅《同登战斗首长决心图》高悬在会议室的正面墙上,全体参会人员的眼睛立刻向作战地图聚焦。

三号看看大家,然后指着墙上的作战地图说:“这就是我部最终的作战方案!各营及配属部队指挥员你们可以对号入座!”

这时,他稍微停顿一会,然后接着讲道:“在部署作战任务之前,我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东线战场上敌我军事部署情况及军区首长的决心:在中越边界上,越军部署了六个师,分别为,老街方向2个师,高平方向2个师,谅山方向2个师,加上当地的民兵地方武装每个方向约34万兵力。敌军依托边境沿线坚固防御工事阻止我军的进攻,战争一旦打响,我军进攻会遇到各种估计不到的困难。在我东线战场上,许世友司令员决心首先集中主要兵力火力在高平方向,用五至七天时间打下高平后,作为战役的第一阶段,然后再调转主力攻打谅山,作为战役的第二阶段。第一阶段,在高平方向我们集中有四十一军、四十二军、五十军(成都军区调来)、四十三军一个师(武汉军区调来),广州军区炮一师、炮二师、高炮70师、工程团、防化团、水陆两用坦克团谅山方向有,我五十五军、四十三军的两个师(武汉军区调来)130加农炮兵营主要用于打谅山飞机场的战略战术是,断敌退路,迂回包围,打歼灭战。计划57时间吃掉高平方越军的两个师,四十一军的一二一师(主力师)四十二军的一二四师(主力师)担任穿插任务,要求两个穿插师一昼夜穿插100公里到达指定位置,形成合围态势在整个东线战场上准备投入10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寻找越军主力决战我五十五军的任务是,总攻发起后首取越南谅山省的北大门同登县,计划用五天时间消灭同登、坂然地区之敌,牵制谅山越军,保障高平主战场的进攻作战。以全军加强炮兵第一师52团(122加农炮)、炮兵三师2团,(欠1营,130加农炮)、反坦克导弹连,(红箭73-反坦克导弹)、工兵2团道路连,并指挥广西边防467连,从边境东、中、西三面发起进攻,并以高炮72师在龙州、凭祥地区组织对空防御。我师的任务是,我163师加强炮兵团122加农炮营、55军坦克团第3营,并指挥广西边防第一团7连担任主攻,在马毛东侧无名高地至20号界碑的同登正面地区突破,首先歼灭386高地、博哥、409高地之敌,然后继续向纵深突破迂回,攻占探某、423高地、魁刀东南五名高地诸要点,切断同登守敌退路,阻击从谅山方向的增援之敌!师首长最后形成的决心是,全师成一个梯队,在马毛东侧无名高地至20号界碑的同登正面地区突破,集中师主力487团、488团于左翼,以489团于右翼,在炮兵和坦克支援下,从同登东西两侧发起进攻,迅速攻占探垄、那派、班列、探某越军阵地,对同登之敌形成合围,断其退路,阻敌增援,与165师分割歼灭同登之敌。而后,师主力撤回国境线两侧待机,以一个步兵团的兵力占领探某、423高地,及东侧的无名高地、昆漂无名高地、魁刀东南无名高地诸要点,就地组织防御,抗击越军反击,为进攻谅山创造条件。”

团面对敌人一个营的兵力,敌人在同登以西至386高地一线依托坚固工事组织防御,企图阻止我部的进攻。”

这时,三号首长指示着敌方高地的编号继续介绍着:“大家看,这是386高地和12345号高地。我团进攻发起前在渠历西南至弄尧南侧占领阵地,团决心成2个梯队,在苦大至402高地地段实施突破,以1个营的兵力攻占苦大两侧五名高地、386高地及其东南无名高地,以少部兵力攻占402高地,团主力沿弄怀南侧、386高地东南和同登西侧向探某迂回攻击,断敌退路,与左邻165493团围歼同登地区守敌。完成第一阶段任务后,在全师编成内进入第二阶段,向谅山发起进攻!上级配属我团的坦克2个连(22辆)、85加农炮2个连(12门),师炮兵群随时支援我团的战斗。下面,我把任务区分一下:一营加强团82无后坐力炮连1排,在渠历西南至弄尧南侧地段实施突破,炮火准备时部队尽量前移,当炮火延伸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发起攻击,一鼓作气拿下386高地,保障团主力向探某方向迂回。三营,在一营的左侧438高地东南占领进攻出发阵地,在16号界碑南侧突破,沿386高地东南、那门东侧向探某迂回,断敌退路,并以一部兵力从同登西侧向同登攻击。二营,为团预备队,总攻发起后在三营后跟进,主要任务是攻打同登,在三营立足后,向同登方向发进攻我们的右邻为165493团,沿会梅、波寨、那炸向303高地迂回。团炮兵群由团100迫击炮连和各营82迫击炮组成,在弄怀东北占领发射阵地,炮火准备时,首先以火力压制苦大两侧无名高地、386高地、同登西侧无名高地之敌,然后向弄怀东南转移阵地。师炮兵团85加农炮连在弄尧南侧无名高地占领发射阵地,向386高地敌火力点实施破坏射击。坦克八连,进攻发起后支援一营夺取386高地,坦克九连以火力支援三营夺取12345号高地,在战斗中相互掩护、交替前进85加农炮2个连配置在金鸡岭以西,弄怀弄尧一线,以火力打击越军纵深的目标,随时机动到第一线支援步兵战斗团炮群由100迫击炮及各营炮连组成,在指挥所右后方占领阵地,支援一线部队战斗高机连配置在团指挥所附近,任务是掩护指挥所及部队战斗队形上空的安全特务连工兵排利用夜暗排雷,在边界上开辟通路,部队发起总攻时完成排雷任务。

三号首长任务部署完毕后看看大家,然后问道:“谁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与会人员没有回答。

这时,一号首长开始讲话:“刚才,三号对作战任务进行了详细部署,我在这里强调三点:第一,各营回去之后召开军事会议对各自任务再明确,进攻准备要充分!第二,要严格战场纪律,在这里,我再重复一次许司令员的训令,‘叫打响就打响,打不响就杀头!师长指示,对贻误战机者、不听指挥者、临阵脱逃者、贪生怕死者,一律格杀勿论!一级杀一级!第三,会议之后,各营组织连以上干部到金鸡山以西地带进行现地勘察,进一步做好进攻前的准备工作。”

接着,二号首长作简短动员。他说:“刚才一号、三号对作战任务进行了详细部署,我在这里就不再重复!我想讲的是,让大家明白我们进行的是什么样的战争。我们常说,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越南黎笋集团近年来军事扩张恶性膨胀,鼓吹越南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次于美国苏联,他们企图建立印支联邦,在苏联支持和唆使下,不顾中国和世界的反对,貌然出动全国80%的军队侵略柬埔寨,同时反华排华!我们开展对越自卫还击战,就是以实际行动支援柬埔寨人民的正义斗争,就是流血的政治,我们的军事斗争是正义的!正义是不可战胜的!会议之后各部队要分别召开动员誓师大会,让每位官兵宣誓自己的杀敌立功计划,把士气鼓的足足的,以实际行动书写489团不死的军魂!”

会议结束后,各营指挥员迅速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的部队进行战前动员和进攻准备。

 

二、丘吉尔在宣誓
\

 

大战即将打响,战前动员紧张进行着。这时,我想起了二战时丘吉尔将军那动人心魄的演讲:“我们与希特勒的战斗将永不停止,永不疲倦,永不让步,全国人民已立誓要负起这一任务,把世界从新的黑暗时代拯救出来,我们想夺取的是希特勒和希特勒主义的生命和灵魂!”

中央军委对越作战的动员令像一阵阵催征的战鼓,一波接着一波。眼下,无数个丘吉尔在演讲、在呐喊、在写血书、在宣誓立功杀敌计划,官兵们决心以鲜血和生命夺取越南地区霸权主义的生命和灵魂,让黎笋和范文同地区霸权主义的美梦在我强大的火力打击下破灭。

1979212日的上午,489团在大青山林场中学大操场上举行了一场感人泪下的誓师大会。会上,一位被越南驱赶回国的华侨在控诉黎笋集团的滔天罪行。那位华侨说:“我全家五代生活在越南,在抗美斗争中我的父辈兄弟两人都牺牲在抗击美国侵略者的战场上,黎笋集团反华排华,把我们为越南争取独立自由流血牺牲的家庭也不放过,何其毒也!”这时,全体将士们振臂高呼:“严惩黎笋集团!越军必败!我军必胜!”

将士的呼声让这位华侨流下了激动的泪,他接着讲道:“我全家被驱赶回国后,祖国人民给予了我全家无微不至的关怀,政府给我们盖了房子,给了我们生活资料,给了我们土地,我们全家深深体会到了祖国母亲的温暖,祖国人民没有忘记我们,我们全家无比感恩祖国!”

全团誓师大会之后,部队层层召开了誓师大会,所有政工干部都变成了丘吉尔。实际上,动员会在广东汕头揭阳驻地就开始了,大青山的动员会是临战的继续,在向广西凭祥开进前的誓师大会上,一位军嫂激情发言,她的发言让战士泪奔。她讲道:“作为妻子,谁不爱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家,作为母亲,谁不爱自己的儿女,当祖国需要你去献身的时候,作为妻子、作为母亲,你又怎能舍弃大家顾小家。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到了祖国需要我们的丈夫、我们儿女的时候了,我代表所有的妻子们、母亲们,今天为你们送行来了!你们去吧!前方就是你们真正的舞台,用你们平时练就的过硬军事素质,奋勇杀敌!我们这些妻子和母亲们,在后方带好孩子看好家,期待你们胜利凯旋归来!”

誓师大会不仅是所有参战部队举行,凭祥市党政机关也一起动员,全市停产、停工、停课,动员全民参战,一时间,凭祥市的战争气氛就像整个城市的空中浓缩了大量的可燃气体一样,轻轻划一根火柴就能把空气给点燃。

战争牵动着每个人的神经,临战时的边境城市和越南同登、谅山市,遍地皆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敌人的特工和我方的侦察兵都相互渗透摸排情报,凭祥市不管是军人、干部、工人还是农民学生,敌情观念和部队一样空前高涨,死亡的阴影每时每刻都在笼罩着每一个人,临战状态下的人们神经都不同于平常,没参加过战争的人绝没有那个体会。

说起战前动员,那就要直面一个问题——死!丘吉尔将军说:“每一个人第一次上战场都会害怕,如果他说他不怕,他就是个天杀的骗子。但是,真正的英雄是那些既害怕仍然坚持战斗的人。”丘吉尔将军的一句话揭穿了许多人的虚伪,让人的本性回归。战争动员对于每一位指挥员、每一位战士来说,都要解决一个先怕后勇的问题。

在这里,我的写作可能离开读者的预判,不一样的语境也许会给你些真实,让我们共同回归本性。

先怕后勇,变怕为勇的战争动员规律是任何军队都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英雄的163师是具有“红军一团”、“狼牙山五壮士连”、“大渡河铁索桥连”美誉的部队,英雄的部队战争动员也不例外。虽然丘吉尔式的动员鼓舞了官兵的士气,整个部队出现了丘吉尔式的动员效应,但是,总避免不了先怕不勇的问题。战争动员期间曾经有这样一位连长,他曾经被军区命名为“学雷锋好干部标兵”,丘吉尔的动员令对他来说,不是鼓舞了杀敌的勇气,而是增加了怕的分量。战前动员时上级让这位连长提前带领全连到前沿阵地构筑工事,他把连队带到阵地后,不但不抓紧安排构筑工事,反而派一个班的兵力给他自己构筑掩体,要求掩体向下挖一名米半,然后向左拐弯挖两米,再换个方向拐进去挖一米,敌人的炮弹打过来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掩体挖好了,他觉得还不放心,他认为自己可能会死在战场上,他又想了一个办法——自伤住院。于是,他和他的一位要好的排长商量:“我看这场战争我们活不了了,敌人前言防御工事很严密,前面有两华里的雷场,进攻打响后上级让我们连向越方境内转移阵地,我们要想办法逃生!”排长问:“你说怎么逃?”连长说:“我有个主意,今晚我带你去查哨,查哨途中你开枪将我的腿打断,然后我在向你的腿部开枪,就说是越南特工打的,然后你我一起到后方医院住院去!”排长听后没有立即回答,他知道这是临阵脱逃,但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接下来连长排长就开始实施,排长在前,连长在后去查哨,到了第一个哨位后,哨兵开始对口令:“越军必败!”连长回答:“我军必胜!”连长问那哨兵:“有情况吗?”“报告连长,没有!”“好!加强警戒!”“是!”然后连长和排长向第二个哨位走去,途中连长命令排长:“快向我的腿开枪!”排长拿枪手颤抖开了,迟迟扣不了扳机。这时,连长掏出自己的手枪照着排长的腿“啪!啪!”就是两枪,排长倒下,接着,照自己的腿开了两枪。哨兵听见枪响跑了过来,一看排长和连长中弹负伤,哨兵问:“连长怎么了?”连长说:“越南特工,快追!”哨兵追到国境线上什么也没看见。情况报到师里,师保卫科长亲自来到前言阵地查看,一看连长的军裤有烧伤的痕迹,那是因为枪口离身体太近,当即给那位连长和排长拷上铐子。后经各级研究对他们俩执行战场纪律枪毙,案件报到军里,军首长心软了,给连长判了十八年刑,给排长判了三年。

这是丘吉尔们的过错。没解决好先怕后勇的问题还不仅是那位连排长,还有几个逃跑被抓回来的兵,最后押送地方处理去了,处理了不枪毙他们也愿意,起码捡了条命。

我想,还不能冤枉丘吉尔,我怀疑那位连长是否读了海明威的反战小说《永别了,武器》,压根就不想打这场战争?我后来一想,这位连长水准没那么高,上升不到反战境界,他怕死,像丘吉尔说的那样,他不愿坚持下去。

与那位连长不同的是我的同乡付尚平,他是团特务连侦察班长,他的神经也超乎寻常,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在进攻打响前他配属到某营,某营长让他在部队进攻前带领一个班拿下敌前沿一个火力点,那火力点在半山腰上,下面有近百米的雷场,让他拿下那火力点为部队进攻开辟通路。216日他完成了进攻准备后来到了指挥所找我,想说说知心话,我看到付尚平来了非常高兴,见面后就说:“开芳,我活不了了,某营长有偏心眼,把最危险的任务交给我,不让他们营的兵去。”他把营长给他的任务说了一遍。那时我对他说:“尚平,不要那么悲观,你相信我军必胜,越军必败。”他说:“你说的不错,反正我是活不了了,如果我死了,你把我的情况告诉我父母。”我对付尚平说:“你不会死,我教你个法,进攻前你砍个十多米的竹竿,敲打着前进,碰见地雷就卧倒。”他说:“敌人前沿的地雷太密集了,各种雷都有,躲不过。”

的确是这样,越南的防御是严密的,前沿有踏雷主要埋在开阔地、出入口、路边,专炸人马脚部;有绊雷,主要埋设在草丛中,人不易看到的地方,一条小铁丝拉着两个雷;有跳雷只要人员绊上,就有两个雷跳起爆炸,对行进中的小分队杀伤特大;有土制地雷、木制的、石头的;还有竹签、三角钉,埋设在主要阵地前沿,便于通行地段216日傍晚,我和战友来到了越军一个哨所,哨所里有一个越军哨兵,年岭才17岁,讲一口壮族话,广西的战士和他对话,问他为什么要当兵?他说是政府强征的;问他愿不愿意打仗?他说不愿意,要打没办法。我说:我能过你哨所看看吗?他说:别过来,有地雷!那时,我看见了在越南阵地上布满了各种雷。

付尚平和我说话的时候看不出多么痛苦,看样子他认命了,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我看到当时他绝望的样子在想,付尚平、付尚平,你还不快跑!那时他如果要跑还真有条件,部队没人管,他可以从指挥所傍边大摇大摆地溜走,可是他没跑,他不紧不慢地回到他的进攻出发阵地去了。炮火准备时他带领一个班深入到敌前沿的火力点跟前,遭到我方炮火压制,他负伤了,他从阵地上抬下来的时候还喘着粗气,我问他:“付尚平,你还听得见我的话吗?”他只是大口喘气,什么也不能说了。我看他已经不行了,我对他说:“请你放心,我会把你的情况告诉你父母的。”这是丘吉尔的胜利。

还有我的一个老排长叫郑琼,部队从汕头向广西前线开进,当车队路过他的家门口的时候,他坐在车上扯着嗓子喊道:“乡亲们!再见了!永别了!”喊完之后,两眼的泪珠哗啦哗啦滚了下来。他没想到逃,这也是丘吉尔的胜利。

说道这里,大家要问,你怕不拍?坦白地讲,我怕!但我有好奇心,我想见识见识战争,所以我不跑,我一定要经历这次战争。不然的话,大家怎么读我的《喋血同登》。

丘吉尔式的动员除了说教还一个绝招,那就是宣示战场纪律,战争结束后一般要开三个会,即立功受奖大会、追悼大会、宣判大会。这个部队是参加过东山岛保卫战的,战后就开了三个会,据说其中一位营长贻误战机被军事法院判了无期,到七九年越战时还关在监狱里。这“三会”意识可以说深深根植在官兵心中,无形中让大家去对号入座。还有北伐时期北伐军一级杀一级的“连坐法”,战争打响后那指挥员的手枪可不是吃素的。

总起来说,战前动员确实牵动了将士们的灵魂和神经,不管有什么样的心理形态,都要面对这场战争,除了以上说的那位被判刑的连长排长外,丘吉尔式的宣誓确实点燃了广大将士们的战争激情。部队中出现了“宁可前进一步死,绝不后退半步生”的呼声。

 

三、生命在消失
\

 

巴顿将军说:“战斗是一个人能够参加的最重要的比赛,他会让所有最好的人脱颖而出,让底层的彻底淘汰。”淘汰包括生命的消失,但是,我和巴顿将军不同的认识是,淘汰不是底层的,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战场较量哪有兵不血刃就能征服对方的好事。

1979216日,我一线部队全部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官兵们面对近在咫尺的敌人火力网和雷群,已经意识到眼下就要进行一次最残酷、最血腥的比赛。

指挥这次比赛的团基本指挥所就设在进攻一线后面的一个山洞里,山洞入口特别狭窄,只能挤进一个人的空隙。山洞内乱石堆砌,从洞口向下延伸,洞内高度不到两米,机关人员在里面只能蹲着作业,洞口的外边有一颗榆树,榆树下面放着一台发电机,是专门给指挥所发电用的,电话线从洞内架设到各营和配属部队的指挥所,十五瓦电台和两瓦电台都在洞里开通。

当日上午10点,团指挥所再次组织指挥员开会,一号首长会上宣布:“炮火准备时间为明晨17625,炮火准备15分钟,总攻时间是650,总攻时间提前半小时传达到连排干部和作战部队,不得提前传达

一号首长宣布之后二号首长接着作指示:“今晚,各部队开灶做饭,让战士们吃顿饱饭,晚饭后部队要抓紧在阵地休息,储蓄体力,保障战力。”

整天边境都那么地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边民还在地里收着甘蔗,讨价还价地卖给部队。到了傍晚,老百姓干脆就不要钱了,把甘蔗白送给部队吃,大概他们知道了这些当兵的就要去赴死当炮灰。

边境的夜更是寂静的让人窒息前沿阵地的战士们和越军阵地上的士兵都悄无声息,大概他们都入睡了。此时的我毫无睡意,从指挥所的山洞里出来,眼睛望了望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动静,听到山风吹拂竹子的哗啦声。我不敢相信,如此的寂静,这哪像要打仗的样子。再一想,可能是敌我双方的士兵都累了,都想踏实地睡个好觉。

我在洞口外待了大约半个小时,然后回到山洞里,掏出笔记本写下了我的《出击前夜》

夜闲人静/细水风轻/忘却乡思种种/凝目处/问讯听竹先哲/待明日/沙场交战/多少慈母唤儿声。

夜是静的,指挥所的山洞里灯火通明,机关人员的眼睛都熬得通红,师指挥所不停地对团指挥所进行情况调度,首长们还在审视着进攻作战方案的各个细节。

一营到!二营到!三营炮兵到!坦克兵到!”

这时,所有的机关人员都屏住呼吸,指挥所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静,大家都等待着这一刻。

我方炮火准备大约五分钟后,敌人开始炮火反击,炮弹密集地落在金鸡山上和团指挥所山洞的傍边,金鸡山是雷达站,敌人要打掉这个“千里眼,团指挥所的位置可能被敌人早就侦察到了,落在洞口旁边的炮弹特别的密集。

炮火准备阶段指挥所电台、电话声不断,一线部队纷纷告急:“我部被我方炮火压制!伤亡惨重!”

未进攻时先折兵,这无疑是步炮协同问题,炮火准备时目标是打击敌前沿,没到进攻时间进攻部队已经抵近敌前沿,不死才怪!

炮火准备十分钟的时候指挥所的电灯灭了,发电机被敌人的炮弹炸毁,参谋人员马上点上了马灯和蜡烛,还有的打着手电看地图。电话线被敌人的炮火炸断了,通信连马上修复,修复了又被炸断,干脆就用两瓦电台联系。

各营及配属部队一一回答:明白!

一号命令一营:“炮火准备完毕,你们要集中兵力火力,不惜一切代价迅速占领386高地!为主力部队进攻争取主动!”

“一营明白!”386高地位于友谊关以西,是中越边界上的重要位置,该高地有越军一个加强连防守阵地上构筑了上、中、下三道堑壕,每道堑壕有交通壕连接,拿下该高地,对保障主力部队向纵深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的!我们连长还在车上,你们不赶快抬下来抢救!”无论这位士兵怎么喊,救护站都忙乎着身边的伤员,没人去抬他的连长,这位士兵急哭了。

敌前沿阵地情况更是惨不忍赌,敌我双方尸体散堆在阵地上,担架队忙着到阵地上抢伤员,两趟下来,民工也累了,伤员捡重量轻的抬,速度变慢了许多,有的民工被炮火炸死炸伤,民工害怕了,出现了逃跑现象。

还是让大家跟我的笔回到指挥所吧。

一线部队进攻发起后,指挥员只管进度,多数忽视对指挥所报告。于是,三号不停地呼叫一线部队报告情况。两瓦电台费了好大的劲把一营指挥所呼叫出来。一号夺过话机对一营大声嚷道:“你们干什么吃的!现在情况这样?”

“报告1号,我营64012连在炮火掩护下以爆破开辟通路,3连迅速通过雷区沿苦大西侧和一号高地南侧向386高地西南发起攻击,进展顺利!”

“你们要时刻保持与指挥所的联系,营长不准离开话机!”

“明白!”

745分三营报告:“报告一号,我营已经拿下123号高地!支援我营进攻的坦克部队与我部失去联系,三辆坦克进入三号高地后被越军摧毁。”

一号命令:“命令你营要巩固阵地,随时应对敌人反冲击,并组织力量向45号阵地发起攻击!同时,设法与坦克连的联系,保护他们的安全!”

“三营明白!”

750分一营报告:“报告1号,我营已经拿下386高地及9号高地!”

“好!你们要巩固阵地,肃清残敌,防止敌人反冲击!”“一营明白!”

这时,坦克连向一号报告:“我坦克连在弄怀以南遭遇敌反坦克壕,坦克陷进两米多深的堑壕里,不能前进,请求协助清除障碍!”一号首长命令工兵并配属2台推土机帮助坦克连清除障碍

战斗终于有了结果,一号准备将战果向师首长报告。可目前师团的通讯联系十分困难,电话线被敌人的炮火炸断,修复后不久又被炸断,只好用十五瓦电台报告。这时,一号亲自口述电文:“一号并师首长,我部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激战,现已拿下386高地、1239号高地,正按原方案发展进攻!请指示!”

电文发出去后,电台收不到回电。这时,三号派我到师指挥所口述一号的报告,战场上是不准许携带任何文件的,我只好记牢内容。我出来团指挥所,摸起一辆摩托车就去了师指挥所。师指挥所距离团指挥所很近,在金鸡山东北侧的一个山洞里,中间隔着个金鸡山,我用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师指挥所的山洞里。山洞好大,洞内两米多高,自然形成,顶部一串串像冰流一样的石条,看样子是若干年前滴水而成的,洞的地面上是一层细沙,很干燥。洞内自然形成了许多小房间(其实就是洞内洞),千奇百态,师首长每人一个房间,作战室是一个大的房间。洞内电灯通明,参谋人员忙着调度前线的情况,参谋长邢世忠穿着秋衣秋裤正在指挥作战。邢参谋长看见我就问:“你怎么来了?”我说:“参谋长让我来口述战况的。”接着,我把情况口述一遍,他让作战参谋在地图上进行了标定(邢世忠原在489团任团长,山东老乡早就熟悉)。我不便在师指久留,临走时问邢参谋长:“有什么指示需要我带回去吗?”他没有说什么。“你回去吧。”我出来师指挥所就往回返,当我刚离开师指挥所的时候,就听到师指挥所前敌人的炮弹像闷雷似的落地。后来听说,那次的敌人炮火袭击,三发炮弹炸死炸伤师直人员和机关人员33人。

一线部队正在激战中。当我刚回到团指挥所的时候,就听两瓦电台里一营在报告:“报告三号,坦克八连王八蛋!一个劲地向我阵地炮击!再打老子就用四零火箭将它摧毁!”

原来坦克部队不知一营已占领486高地,他们仍按战前协同的方案,十一辆坦克一字摆开向386高地猛烈射击,一营各连被炸得四处躲避。三号接到一营的报告后立即命令坦克连停止射击。后来在战评时大家讲道:“坦克部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这充分暴露了步坦协同方面的问题。

由于坦克孤军深入,得不到我步兵的掩护,坦克不到2小时,全部被越军的苏制反坦克导弹击毁,四五辆坦克成了无盖的铁圈,八连连长壮烈牺牲。消息传到指挥所里,配属我团指挥作战的坦克团副团长捶胸顿足,对一号声嚷道“一号,我回去怎么向领导交待,我带领的22辆坦克,不到一个上午就被击毁三分之二,只剩下几辆了!”这时,一号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打探某的战斗开始了。二指挥所接到命令后分为两个梯队发起攻击,五连、六连为第一梯队,四连为第二梯队,营指挥所四连前头前进。副营长带领四连并加强重机枪一个排攻打同登,五连、六连紧跟三营进攻5号高。此时,我团正面战场上炮声隆隆,枪声大作。10三营在六连配合下,拿下了五号高地

1210分,五号高地被我占领后,一号首长给二营下达命令:“命令你部20分钟内穿插到探某,对探某之敌进行围歼!”

越南的小村庄,只有几户人家,是通往谅山一个必经之地。探某5号高地之间是一片开阔地,直线距离约三公里左右,地形复杂,有沟坎河,且是敌军火力控制地,20分钟实在是太难了

命令如山倒!二营接到命令后迅速进行了部署由五、六两个连并肩前进,五连在左六连在右,营指挥所在五连后跟进现场确定穿插路线和打击目标。

300米是敌军法国炮楼,右边是巴扁高地,前右侧300多米是339高地,前左500米是火车站,以上高地都被敌人占据,中间是一片开阔地,穿插到探某首先必须通过眼前这片开阔地。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五连连长金义顶迅速组织一排率先跃出堑壕向探某冲去冲出堑壕就遭到敌法国炮楼、火车站、巴扁、339高地交叉火力猛烈的射击,五连长和他的两个通信员冲出20后应声倒下,连长一个通信员牺牲,一个通信员负伤四十人全部阵亡。接着,二排、三排梯次出击,仍遭遇敌人的火力压制,无法穿插这时,营指挥员们急了,叫骂起来:“纯他妈的瞎指挥!让老子20分钟插到探某,这是痴人说梦!”

营指挥员不满归不满,但还是积极地想办法组织部队穿插,20分钟插不到位时间尽量往前靠。当他正在部署穿插的时候,二号首长开始电台督战:“二营注意!规定时间还有10分钟、9分钟、8分钟……1分钟,时间到!”

营长急咧咧地说:“二号!我营伤亡惨重,法国炮台和339高地及火车站对我形成面交叉火力请求上级给予炮火支援!”

“我不要你们报告伤亡!只要战果!你们要立即组织穿插!否则,我毙了你们!”

这时,一号接过话筒命令二营:“命令你部,在炮火掩护下,以最快的速度穿插到位,否则,提着脑袋来见我!”

战斗空前激烈。下午四点,团指挥所开始向402高地左侧山的断崖下面转移,机关人员从山洞里出来,按一字队形前进,前面有警卫排一个班,中间有机关和团首长,后面有两个警卫班护卫,沿着弯曲的山道出了国境,途中要求人与人之间拉开距离,如遇敌炮火袭击可减少伤亡。

2个小时后,指挥所来到了402高地南侧山的断崖下面的位置。那地方非常的陡,连坐都困难,机关人员只好蹲在坡上作业。一号首长披着雨衣,拄着个树棍子站在山坡上,两眼红肿。指挥位置的南面,我团一线部队在战斗,枪声非常的清晰,指挥位置的北面三百米的距离上,有敌人密集的炮弹落下,我想,是不是敌人已经侦察到我指挥所已经转移到了这里。

那时的我非常的好奇,我趁着敌人炮击的间隙,和一名干事爬到了402高地的顶端,去观察我方打击同登火车站的情景,当我刚爬到山顶的时候,只见炮弹在同登火车站密集地爆炸,越军士兵的脑袋和大腿被抛到十来米的空中。当我看得非常刺激的时候,莫参谋喊我下来,说那里危险,我迅速回到了指挥所。当我刚回到指挥所的时候,敌人向402高地反击的炮火密集起来了,那时我非常感谢莫参谋叫我回来。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二营仍被压制在5号高地一线,穿插任务无法完成,他们数次组织力量实施穿插,都被法国楼的火力给压制,伤亡惨重,一个120多人的连队,一夜下来还只剩下6个人。法国楼不拿下,部队无法穿插。正在这时,三营攻打同登火车站遭到法国楼火力的重创,伤亡惨重。而且总觉得火车站的敌兵打不净,消灭一波,又上来一波。原因是法国楼里面有屯兵。

七八十人的“友军”,他们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自报家门说487团的,奉边师长的命令来接管386高地。一营此情况报告团指挥所一号、二号、三号都不知道此事。一号问了师指挥所,师指挥所说,没有此事。一号命令:“做好战斗准备,坚决消灭这帮伪装之敌!”接下来,一营就给这帮伪军做游戏,让他们派代表上山接管,而他们要求一营派人下山接头,双方坚持到快天亮,越军见无孔可钻,就溜走了。

坚固工事是在战前方案制定中没有预料到的。法国楼位于同登镇西南的平顶山是法国人上世纪40年代用了3年时间修筑而成的,因此也叫法国炮台。炮台东西长120米,南北宽约70米,墙壁厚度近3米,上、中、下三层,有坑道350相连内有储备的武器、弹药、粮食及生活物资,容纳千人。山顶四角筑有四座碉堡,碉堡入口可作火炮发射阵地。炮台顶部露出地面6米高,上有10个透气孔,周围墙壁上有300个射击孔。炮台外围构筑有环形堑壕和四个永备工事火力点,通过交通壕和炮台四角的进出口相连接,并与南侧的火车站、同登镇和探某阵地群相通,彼此呼应形成交叉火力网,死死地卡住同登至太原,同登至谅山、同登至高平、同登至友谊关的公路铁路,日本军队打了三个月都没有打下。法国楼无疑是一场攻坚战。

师前指认为,法国楼攻坚战之重要,它已经影响到整个战役进程。于是,师首长亲自组织这场攻坚战。团指挥所的任务主要转移到指挥围歼同登守敌上来。

时间到了1917时,师前指命令三营组织力量攻打法国楼,师炮群火力给予支援。三营在区分主攻任务的时候无人受领,他们在打火车站的时候已经知道法国楼的厉害。这时,教导员想了个办法,谁先进入进攻阵地谁就担任主攻法国楼的任务。结果任务落在7连的头上。1820分,师炮群2122榴弹炮营向火车站、法国楼急袭8分钟,营82迫击炮延伸射击打敌人的炮阵地,7连利用炮火掩护迅速占领了进攻出发阵地,1850分攻击开始,这时,敌四面火力打击7连,阻止进攻。结果攻击不久7连被打散。204时再次组织攻击,又因种种原因攻击失败。两次攻击失败引起师首长的注意,除了敌人的工事坚固、火力太猛、战术不得力、伤亡过大外,那就是部队的怯战情绪了。于是,阵地思想工作开始了。战后我听军校学员讲,那时的思想工作就是死命令,指挥员对士兵讲:“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一步执行战场纪律也是死!前进一步死,可以葬在烈士陵园里,万人敬仰,家人还捞个烈属待遇。后退一步被枪毙,可耻!不得进烈士陵园!何去何从你们选择!”

除加强思想工作外,师前指又调整了部署,开始第三次攻势,攻击前钟副师长亲自挂帅,七团、九团各抽一名副团长协助指挥,投入兵力两个连,九团七连为主七团二连(大渡河连)由东向西打,七连由西向东打。攻势开始,谅山方向对法国楼开始猛烈的炮火压制,我部行动受阻。钟副师长指挥榴弹炮营狠狠地压制敌纵深炮兵。此时,我攻击法国楼的两个连队对法国楼迂回攻击,但又遭到法国楼炮楼及堑壕、交通壕的火力阻击。这时,钟副师长指挥七团一营、九团三营的两个炮兵连,近距离对炮楼外的堑壕、交通壕进行猛烈的炮击,目的使炮楼外的越军缩进炮楼内。结果这一招果然凑效敌人全部缩进炮楼内。缩进炮楼内的越军继续向我射击。我部用重机枪封锁炮楼的射孔,掩护步兵、喷火兵接近。这时,我团七连在火力的掩护下,从北面和项部接近炮楼,一名战士一箭步到了炮楼的射孔跟前快速地向射孔几枚手榴弹,由两名战士占领了射孔的两侧,用冲锋枪不断向炮楼内射击,把炮楼里的越军从上层赶到中层,然后又逼到下层。这时喷火兵也到了顶部,用喷火枪伸进射孔喷火。二月二十日,5吨锑恩锑炸药,一车辣椒,和六六粉搬到炮楼项部,将天井炸开,用2吨汽油向炮台内浇灌,然后喷火。一时法国楼内一阵骚乱,爆炸声隆隆响起,内部炸药库被引爆,炮楼内的敌军十二团、2团、公安十二团、炮兵68团、特工队、同登地区党政官员1000多人被逼到最底层。逼到底层的敌军企图通过交通壕从探某、火车站方向出逃,被我友邻部队将通道炸毁,1000多人成了瓮中捉鳖,据说战后越方从法国楼内挖出1100多具尸体。

同登告捷标志着“高谅”战役第一阶段结束。时隔三十八年后的今天,每当回忆起同登战场上那一幕幕惨烈的场面,我的大脑里总有抹不去的定格:

同登就是二战时的柏林!

同登就是中越两支英雄军队的生死赛场!

不一样的战争语境,还官兵与本性。

 

(本报告文学反映实战不全,很可能存在不太准确的地方,这是文学所容许的,请战友们谅解。)

 

 

上一篇:大政抉择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