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案件播报 >
【检察故事】“部委领导”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8-01-29 14:19:38作者:来源: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各位朋友,春节就要到了,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各种各样的诈骗手段轮番上场的时候。所以在这里鲁检新媒体提醒各位,一定要擦亮眼睛谨防上当。我们今天的《周末故事》给大家讲述的正是一起典型的诈骗案件——《“部委领导”的秘密》,当然,这个“部委领导”是加引号的。

1

“我的领导不可能骗我!他是个好领导,是个大好人,你们肯定误会了!”年轻的孙元无法接受自己的领导被调查的事实。这是发生在山东省聊城市的真实一幕,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年轻人,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是一位专职司机,为一位“部委领导”提供服务。见到办案人员来找自己的时候,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这位领导被调查的事实,坚称自己跟随的领导位高权重,拥有广阔的人脉。那么,他口中的这位领导究竟是谁呢?

周末故事|FM:“部委领导”的秘密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通过孙元对办案人员的讲述,我们还原了他的“领导”——胡翔宇的生活轨迹。他身居要职但却行事低调,到机关办事时要求孙元在机关附近停车,然后下车步行,从不坐车出入机关,每到一个地方都有朋友热情接待,经常到外省的“办案中心”出差工作,经常交给一些单线联系的人员“秘密任务”,经常带回各种人员情况信息进行“资格审查”。

不但如此,这位大领导除了在工作上对孙元照顾有加,还为孙元的家人解决了实际困难,例如安排孙元的母亲、亲戚、朋友在国家部委工作,每个月固定发放工资等等。见识过领导能力的孙元从此便对领导忠心耿耿,言听计从。

看到这儿,很多人羡慕孙元交了好运,遇到个慧眼识才的好领导,可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吗?

2

办案人员找到了另一位证人——于震。他和这位领导的司机孙元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他居然真是个骗子?!没想到我走南闯北,竟然栽在他身上!”于震是某日报社副主编,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跑公检法新闻口的他耳濡目染的比常人多了一些警惕。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自己竟被骗得这么彻底。

于震向办案人员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和这位领导胡翔宇接触的情景:“当时是一个饭局,第一次见面,就感觉胡翔宇是一个大领导,很有领导做派,饭桌上在座的人都很尊重他,他的几个部下更是对胡翔宇毕恭毕敬。在这种局面下我觉得没有人会骗我,后来谈起部委内部的事情,他也讲得头头是道,我真对他一点怀疑都没有,就认为这个领导应该是个职位很高的官员。”几次接触下来,于震很快和胡翔宇熟悉起来,对于震而言,他很乐意结交胡翔宇这样的“领导”。又一次的饭局上,觥筹交错间,胡翔宇对于震说:“你这样的人才当一个副主编太吃亏,你愿不愿意多为国家出一份力?”受宠若惊的于震赶忙向胡翔宇敬酒,而胡翔宇接下来的话,是于震做梦都想不到的:“现在,我们部里正在筹划东南亚“情报中心”,你过来干副主任吧,副厅级。”轻轻几句话却重重地砸在于震心里,虽然在外人看来,已是副主编的他风光无限,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野心和抱负远不止如此。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就这样,于震通过这位官员朋友,距副厅级的“职位”只有一步之遥。虽然他内心激动万分,但多年的社会经验还让于震残存着一丝理智,没等他开口,领导胡翔宇就向他发来了邀请。接下来,于副主任应邀前往位于南部Y省省会的“东南亚情报中心”参观。宽敞的院子、气派的大门,悬挂国徽和写有“国家安全部东南亚情报中心”的牌子……看到这番场景,于震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

正在这时,他接到了“领导”的第一项任务。胡翔宇说,目前虽然中心已经成立,但是拨款还没下来,办公地点的装修布置需要资金,所以为了考察他的能力,给他两个任务:一是筹备资金,二是发展人员。接到任务的于震有些意外,可他想着“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既然已经许诺了一个厅级干部的职位,要点钱、考察一下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的嘛”。抱着这种心理,于震随即按照胡翔宇的安排,给其打款20万元。随后,他找到了几位亲戚朋友,发展他们作为“东南亚情报中心”的“情报员”。这个“情报员”是做什么的呢?很简单,他们不需要实际工作,只需要等着胡翔宇有事时与其单线联系便可,工作清闲,而且每人每月可以拿到4000元工资。这样的好事于震当然优先考虑自己的家人,而他的外甥,正是此前提到的为“部委领导”开车的司机孙元。

截至案发,于震“垫付”的20万元资金没有得到偿还,介绍的几位亲戚朋友刚领到半年的“工资”。

3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随着调查的深入,胡翔宇冒充国家部委领导实施诈骗犯罪的事实被一层层揭开,办案人发现,这起案件涉及北京、河北、山东、河南多个省市,被骗者人数众多,其中不乏于震这样的高学历、高收入的人员,也不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经验丰富的群体。

到底是什么样的高超骗术,能够让这么多人深信不疑呢?这要从胡翔宇的人生经历谈起。

胡翔宇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经历十分丰富。1990年,他从中文系大专毕业后,作了乡镇中学的老师,几年后,自幼喜欢习武的他觉得教师这个职业并不适合自己,就开始经营武术学校,也通过习武结交了一些公职人员。2013年,有了一定成绩和金钱的胡翔宇开始进军电影行业,并用全部身家投资拍摄了一部动作片,但由于种种原因,该影片并未上映,反而血本无归。

胡翔宇身受重创,但“东山再起”是他心中的信念。他身材魁梧,长相端正,讲话、动作都很有派头,习武时就经常被别人误认为是一位领导。破产后,胡翔宇考虑用自己的这一“优势”发财致富。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他首先想到了自己的发小吴月友,他告诉吴月友,自己正在为国家安全部办事,并根据以往和公职人员交往的经验编造了一系列谎言,邀请吴月友加入。吴月友深知胡翔宇的底细,自然不会上当,但听了胡翔宇的计划,他不由得心生一计。

两个人通过街头广告违法刻制了国家安全部、武警部门、“东南亚情报中心”的公章,并刻制了部长的个人私章,制作了国家安全部工作证、警官证,胡翔宇给自己印制的头衔是“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给吴月友虚构了“东南亚情报中心办公室主任”的头衔。随后,他们印刷了多份《发展人员审批表》,加盖了自己私刻的国家安全部印章,打着招募情报人员的旗号,开始了行骗生涯。

不久,二人又找到了某报社的编辑周新,一起做起了发展人员,收受钱财的生意。第一个发展的人是周新的朋友,胡翔宇作为主任亲自出面,问对方是否愿意兼职做一份为国家出力的职业,可以每个月领取工资,对方同意后,便填报《发展人员审批表》。胡翔宇明确告知对方,不要给任何人谈及此事,自己是唯一联系人,将来如果有工作会秘密交代任务,如果没有,对方可以一直领工资但不需要付出实际劳动。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面对这样天上掉的馅饼,对方往往欣然同意,并填报审批表。随后,胡翔宇便告知对方,这件事操作起来有难度,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决定的,需要组织审批,需要上下打点,对方便按照胡翔宇的要求,将“打点”费用转账到指定账户。几个月后,胡翔宇通知对方,审批已经完成,已经正式成为“东南亚情报中心”的“情报员”,并开始发工资。而发放“工资”的资金,正是源自于对方支付的“打点”费用。

就这样,通过相同的方式,胡翔宇等人分别和各自的朋友联系,为他们安排“情报员”的工作,收“打点费”并用以支付“工资”,发展的人员越来越多。为了更好地伪装自己,胡翔宇开始谋划,不仅仅要有职位,更重要的是要有办公地点。于是,又一个方案成功策划——“东南亚情报中心”。

4

经过“考察”,胡翔宇把办公地点设在了昆明,他租赁楼房,按照国家机关的装修风格进行装修布置。场地布置好,胡翔宇开始邀请一些曾怀疑过他的人来参观,而且邀请的人员大多是社会层次较高、阅历丰富的人员,他们看过“情报中心”后,大都打消了疑虑,要么通过胡翔宇安排多个亲友担任“情报员”,缴纳相关费用,要么慷慨解囊,借给胡翔宇大量钱财,美其名曰“为国家出一份力”。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胡翔宇被抓获时,从其住处查获的《发展人员审批表》有上百份。通过新发展人员缴纳的“打点费”给之前吸纳的“情报员”发工资,维持运转。胡翔宇等人购买了高级商务轿车,设置了办公地点,定期给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发放每月的工资,并通过自己虚构的身份骗财骗物,骗吃骗喝,看上去能够维持诈骗模式的运转。

然而,再天衣无缝的犯罪行为也有露出破绽的一天。

5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由于自身开销大,发展的人员越来越多,虽然能够收到新发展人员的“打点费”,但是由于装修布置“东南亚情报中心 ”用款较多,加上每个月支付“工资”,胡翔宇等人渐渐入不敷出,很多“情报员”的工资不能到位,发现被骗后,有人到公安机关报案,胡翔宇等人随之被抓获。

当侦查机关抓捕胡翔宇时,这位“东南亚情报中心主任”刚刚在某地吸收了一批新的“情报员”,发放了《发展人员审批表》。侦查人员对胡翔宇的住处进行搜查时发现,胡翔宇等人租住在北京某个小区,三个人蜗居在50平方米的宿舍内,随处可见伪造的审批表和任命文件,在衣橱内发现一个手提箱,打开后,20多枚印章、多个工作证散落出来。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接手案件后,我发现这是一起典型的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的案件,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构成诈骗罪。在这起案件中,胡翔宇、吴月友和周新三个人分工明确,相互配合。

实施诈骗过程中,胡翔宇负责和对方交谈吸收为情报人员的事项,吴月友负责每月给“情报员”们转账发工资,周新则负责联系制作各种证件和任命文件。

由于胡翔宇等人接收钱款一般都是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银行转账记录非常清晰,胡翔宇等人持有的文件、印章经过鉴定全部系伪造,可以说,此案在证据方面不存在较大问题。

而相比起并不算高明的诈骗手法,胡翔宇这个人引起了检察官的注意。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能从武校校长、电影导演摇身一变成了“部委领导”,瞒过多人的眼睛?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提审胡翔宇时,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但是他身材魁梧,五官端正,思路清晰,表达流畅。经过交谈,我也发现了胡翔宇身上的一些特质,经过多年的伪装,他已经拥有了较高的社会地位,结交范围广,甚至自己也被自己麻痹,内心中已然认可了自己的身份。

这样的内心确信,使胡翔宇在欺骗别人时,能够侃侃而谈,不露痕迹。再加上他的两位“部下”在身旁的衬托,更能凸显胡翔宇的“领导”地位。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当一个个被骗者参观了“东南亚情报中心”的办公地点后,对胡翔宇的话更是深信不疑,都为自己能够结交到胡翔宇这样的领导,为自己能够进入国家机关从事一份秘密的公职感到沾沾自喜。

谎言终究会被拆穿,这个昔日的气派非凡的“部委领导”站上了被告席。法庭上,胡翔宇仍在试图为自己开脱。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胡翔宇辩解称,他收的钱很大一部分是借款,而不全是虚构的“打点费用”,有些借款是朋友愿意借给自己的。对此,我在法庭上质问胡翔宇,如果你没有虚构自己的身份,没有伪装成“东南亚情报中心”的主任,你还会不会结交这些所谓的朋友?还有没有理由向这些朋友们借钱?这些朋友如果得知你的真实身份还会不会和你交往?面对这些问题,胡翔宇无言以对。

而该案的另一名被告吴月友,也在开庭时提出了自己的辩解。可是,现实真的如他所说,他是被胡翔宇所欺骗的吗?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在法庭调查阶段,我就针对这个情况对吴月友进行讯问。我出示了搜查照片,显示手提箱里面有大量的公章,我问他:你的手提箱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印章?甚至国家安全部的印章、部长的印章都在你的手提箱里,你怎么解释?吴月友辩解说,虽然手提箱是他的,但是是胡翔宇安排自己保管,对于印章的真假自己并不知情,但是这样的辩解在法庭上显然是苍白无力的。

最终,法庭采纳了全部公诉意见,认定胡翔宇、吴月友构成诈骗罪,判处胡翔宇无期徒刑,这位冒牌的领导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虽然案件得以成功侦破,但一个冒牌的领导能够成功欺骗这么多人,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模仿的逼真吗?各中原因,办案检察官袁家鹏作了深刻分析。

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 袁家鹏:他们之所以能诈骗成功,我想这和众多案件被害人的心态也不无关系。办案期间,我复核了多个被害人,这些被害人有的在被欺骗时曾经产生过怀疑,但是面对一个神秘的公职,不用实际工作就能得到稳定的收入,仍然动心了。很多被害人说,想到用十万元就可以换得这样的职位,是非常乐意的。他们未曾想,公职人员的招录有严格的条件和程序,人员逢进必考,怎能用金钱交换?

还是文章开头的那句话,千万擦亮眼睛,谨防上当。而在各种各样的诈骗手段当中,大部分都是先抛出一个所谓“天上的馅饼”引你上钩,所以各位朋友,千万不要相信不劳而获,那样的话,得到的结果往往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