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问海:第五章
发布时间:2018-03-20 16:05:04作者:张开芳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第五章 身近情且远 有情似无情

 

宾城的天总是和雨结下了不解之缘,三五天一场雨,更多的时候说不清是下雾还是下雨,雨丝像针尖那么细,在宾城的空中弥漫着,走在雨中似乎感觉不到在下雨,如果用手轻轻地往脸上一摸,才有些湿韵的感觉,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老天在下雨。

乔云素和罗一相爱了,祁云沁却很不甘心,但她很有自知之明,无力去和乔云素竞争,而且罗一的选择是无法改变的,祁云沁非常的失落。

这个时候,吴侬偏偏对祁云沁采取冷落的态度,你不是追罗一吗?一个渔村长大的渔家女如此地好高骛远,你也不看看外边是个什么世界,这样也好,让你碰碰壁,这样你才能真正认识自己,罗一和乔云素是什么经历,人家大城市长大,见多识广,和你祁云沁绝不是一个层次。

好长一段时间吴侬不和祁云沁接触,让她感受一下失落的滋味。

祁云沁很明白,吴侬在恨她,因为她拒绝了吴侬的要求。祁云沁想,恨就恨吧,她经过一番思考,最后选择了孤独,谁都不愿接触,一天到晚泡在图书馆里。

时间长了吴侬就沉不住气了,他认为当前正是接触祁云沁的时机,他要和她成就桉树林里的云雾情节,于是,他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晚上来到了图书馆,在图书馆里走了五六个阅览室寻找祁云沁,最后在一个阅览室里找到了她。

当吴侬走进阅览室的时候,祁云沁正埋头阅读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吴侬悄悄地走近祁云沁,站在她的身后,祁云沁仍旧专心致志地阅读,吴侬的到来丝毫没有惊动她。

吴侬在她身后站了片刻,然后小声地说:“你真的想当物理学家呀!”

这时,祁云沁侧过身来看看吴侬,然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就不能来吗?”

祁云沁笑笑说:“是找资料的吗?”

吴侬先是愣了下,然后说道:“对,找资料。”

祁云沁问:“哪方面的?”

“你找哪方面的,我就找哪方面的。”

祁云沁把书拿起来晃了晃说:“相对论,你感兴趣吗?”

吴侬点点头然后说道:“相对论,如果不是爱因斯坦老先生的相对论人们的思维还没那么复杂,正是有了什么侠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人们的思维才复杂起来,最容易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祁云沁笑笑说:“看来,你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有不同的见解。”

吴侬冷笑笑:“我这渔村的低层次哪能和伟大的思想家物理学的奠基人发表什么不同见解。”

“听你刚才的话好有哲理。”

“哲理还谈不上,要说什么侠义的相对论,我就懂得物体的长宽高,不懂得客体之间的联系,我不认识哥白尼,更不认识笛卡尔,还有什么伽利略。”

“你在恨我?”

“我何必恨你?你有你的选择,这是每个人的权利。”

祁云沁并不想回避吴侬的问题,尖锐地问道:“假如我选择你呢?”

祁云沁看着吴侬,看他如何回答。这下把吴侬给问懵了,吴侬想了想反问一句:“你就不怕我低层次?”

祁云沁知道这是她在渔村刺激吴侬的话,吴侬现在拿来刺激自己,而且是在自己失落的时候。

“你认为我在追罗一,人家罗一不理睬我?”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你们认为。”

祁云沁笑笑,然后伸手将窗户拉开,眼睛望着窗外,外面还在下着雨,雨丝透过窗户吹了进来,她觉得一阵嗖凉。这时,吴侬将椅子上她脱下的风衣披在祁云沁的身上。祁云沁问吴侬:“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来图书馆读书恐怕两个月了吧?”

“你一直在关注我?”

这时,吴侬不想在刺激她,她觉得祁云沁已经尝试到了不切实际幻想的苦头,想给她点关怀,让她感受到同乡的温暖,以便想法去争取她。吴侬说:“作为同乡,不应该吗?请你不要理解错了,这不是物理反映。”

说道物理反映,祁云沁又想起罗一在教室里说的职能转换。于是,她长叹一口,把书合上,用手梳理下发丝,失落的情绪挂在了脸上。祁云沁说:“我现在倒想听听你对事物的运动和秩序的看法。”

吴侬说:“我虽然没读过相对论,经典力学中的时间和空间对我道有些启发。”

“怎么讲?”

吴侬说:“空间和时间是事物之间的一种秩序。空间用于描述物体的位形;时间用以描述事件之间的先后顺序。空间和时间的物理性质主要通过它们与物体的各种联系而表现出来。空间是不运动的,物体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相对于绝对空间的静止或运动。介于这一理论,你和我的云雾情节也是运动的,在一定条件下出现在低矮的天际,在另一种条件下它高悬在天上。但是,空间是不变的,所以,我一直在静观其变。”

祁云沁笑笑说:“你道是把我俩的关系也物理化了?”

“这就是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实践意义!”

“其实,这并不是你相对论的实际运用,只能说你是一种典型的畸形怪论,我呢,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一会出现在低矮的天际,一会高悬在空中,我始终还是我,还是渔村时的我。至于罗一和乔云素建立了那种关系,那是很自然的事,与我无关,更没有你说的那种物理学上的变化。”

吴侬仍然用一种疑问的眼神看着祁云沁。吴侬在想,难道你祁云沁真的在罗一面前没动过心?只不过你比不上乔云素那么优秀罢了,罗一选择了乔云素没选择你祁云沁,如果选择你祁云沁你会求之不得,现在对这事还不能刨根问底,一旦刨根问底恐怕和祁云沁出现僵持局面,他的云雾计划就难以继续了。当吴侬听到祁云沁说她还是渔村时的祁云沁时,吴侬紧追不放问了句:“你爱我吗?”

“你要我立刻回答?”

吴侬把脸转向一边,没在说什么。

这时,饱经失意心理折磨的祁云沁渴望得到别人的关心,此刻她自己也在反思,罗一在自己心目中的男神难道真的就那么高贵?吴侬难道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那么地低层次?吴侬毕竟也是优秀的大学生,和罗一比,只不过不是学生干部罢了,其它应该没什么差别,自己不应该对吴侬持一种不予接近的态度,他毕竟还是自己的同乡,况且,在自己失意的时候主动来图书馆和自己交流,自己应该感恩吴侬。想到这,祁云沁的身体轻轻靠在吴侬的身上,表现出比较乖巧的样子。

吴侬拥抱了她。她虽然躺在吴侬的怀里,但心里是矛盾的,在她的心中已经定格在罗一身上,好难让她改变。

吴侬非常清楚祁云沁不回答他问题的原因,他不再继续问下去,他想用自己的肢体和祁云沁对话,那不规矩的手伸向她的胸前,她没有拒绝,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

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祁云沁突然从吴侬怀里坐了起来,用责备的口气问吴侬:“吴侬!你怎么能这样?”

说完,身子背对着吴侬。

吴侬问:“你怎么了?”

“怎么了?问你自己!”

这时,吴侬理性地思考了下,这说明祁云沁还没有真正地接受他,他觉得自己有些过急。

吴侬像负罪的样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着祁云沁对他的一场狗血喷头。

祁云沁并没有过多地责备吴侬,她从吴侬怀里坐起来后一直保持沉默,她非常清楚这不应该怪吴侬,刚才分明是自己把吴侬当成了罗一,所以,责备吴侬是不公正的。

最后还是祁云沁打破了这一尴尬局面,她转过身来问吴侬:

吴侬反问了句:“你觉得呢?”

他没有回答,他不知道祁云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眼一动不动地看着祁云沁,像等待法官宣判似的。

祁云沁主动伸过手去,扶着吴侬的两肩,摇晃了两下说:

吴侬问:       

祁云沁笑笑说:

吴侬笑笑说:“你不愿意?”

祁云沁一个媚笑,显出可爱的样子。

吴侬与祁云沁自从肢体接触之后,再也没有过那种不规矩的动作,反倒祁云沁变的主动起来,不时向吴侬传递一种莫名其妙的信号。吴侬认为,看来祁云沁经过一番思考不在对罗一想入非非了,她把视线真正地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个时候吴侬想起了一句诗,叫做“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祁云沁经过和乔云素的一番角逐败下阵来,又经过了思想的波动期,现在踏实地投我吴侬的怀抱,该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祁云沁和吴侬来到了秀山公园,他们在公园里转了几个景点,最后在一个假山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台阶比较僻静,勉强坐开两个人,台阶的南侧是三米高的人造山峰,北侧比较平缓,刚好,这个时候没大有人从这里走过。

祁云沁和吴侬坐下来后,祁云沁主动躺在了吴侬的怀里,胳膊揽住吴侬的脖子。

吴侬故意装出一幅沉稳的样子,对祁云沁不动声色。这时,祁云沁用手轻轻捏了下吴侬的鼻子,给了他妩媚一笑,吴侬立刻神魂颠倒,不知如何是好。

吴侬问祁云沁:“你,不会是上次的样子吧?”

祁云沁微闭着眼睛没有回答吴侬。

吴侬立马将祁云沁横卧在胸前,给祁云沁一阵狂吻,本能地对祁云沁做着那动作,祁云沁温顺地躺在吴侬怀里,一动不动。

“哎哟!”祁云沁大叫了声,立马坐了起来,接着“啪!”一个巴掌打在吴侬的脸上。

吴侬被打懵了。他现在不在是上次负罪的样子,他生气了,责问祁云沁:“你怎么了?神经病?”

祁云沁背对着吴侬沉默了。她不在责备吴侬,她知道这不怪吴侬,她又把吴侬当罗一了。

吴侬也猜出了祁云沁的心思,她仍然对罗一抱有幻想。这时,吴侬也沉默了。

祁云沁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她想静静了,不想再涉入情场,也不想再把气发泄到吴侬的身上,于是,她对吴侬说:

祁云沁把自己心底的想法和盘托出后,吴侬两眼直视着祁云沁。

吴侬责备地说。

祁云沁说:“作为同乡,我只是不想欺骗你,你可以寻找你真正的心上人了。”

吴侬痛苦地笑着,他的笑让祁云沁感到非常的难受,她开始向吴侬道歉:“对不起了!都怪我。”

吴侬一幅心灰意冷的样子。

吴侬说着,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心里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祁云沁瞧着吴侬受欺骗的样子觉得很不忍心,于是,她带着怜悯的口气问道:“你真生我的气了?”

吴侬不作回答。

祁云沁斜了吴侬一眼说:“也行了,我的吴大高材生!你还感到委屈,你说,我身体的哪个部位你没动过!”

 

上一篇:问海 第四章 下一篇:问海:第六章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