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问海:第六章
发布时间:2018-03-20 16:06:27作者:张开芳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第六章 红浪心潮涌 涟起情更急

随着文化革命浪潮的推进,学校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革委会与校党委并立,具有一定的决策权。

宾大革委会成立的时候,一名校党委副书记任革委会主任,党的领导权还基本得到了保证。罗一作为学生会副秘书长,他被当作进步学生代表进入了校革命委员会,成了领导机构的成员。这样以来,罗一的政治地位又明显提升了一步。罗一政治地位的提升与正在热恋中的乔云素比有了明显的悬殊,乔云素虽然出身城市工人家庭,外祖父旧社会是个资本家,她虽然才华一身,漂亮过人,在政治上很难求得一席之地,就这样,她和罗一政治上自然产生了距离,乔云素明显感觉到与罗一的差距。

罗一成了革委会成员后,事务更多了,他要带头走在革命运动的前列,时间长了,和乔云素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乔云素对自己的社会关系有了自卑感,思想变得复杂和消沉起来。尽管乔云素这么想,罗一并没因为乔云素与自己政治上的差距疏远她,相反,想着法儿帮助乔云素政治上的进步。

乔云素是个要强的人,在同学们看来,她虽然在政治上与罗一有差距,同学们仍然把她视为校花,这完全取决于她的文才和相貌,天生的资本远远胜过那些在政治上有了建树的人。正因为乔云素有这样的资本或者说她觉得政治上与罗一不对等,她想到了和罗一分手。

说起分手对于云素来说是痛苦的,因为她深深地爱着罗一,罗一也深深地爱着她。她经过痛苦的思考,最后把自己的想法同罗一说了出来。罗一立刻打断乔云素:“云素,你想哪里去了,我的确很忙,没抽出时间来陪你,请你谅解,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误会,这是革命工作的需要。”乔云素想,是啊!革命工作是大于爱情的,自己想忙却没有资格,不能和罗一一起投身这场运动中去,这不是在拖罗一的后退嘛?这样以来更坚定了他和罗一分手的决心。于是,她对罗一说:“罗一,什么也别说了,我们分手吧?”

罗一问:“你说什么?”

乔云素接着说道:“我们俩在一起不合适,你可以在革命运动中找到与自己对等的另一半。”

“云素,请你相信我,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距离的,有些地方我远比不上你,我们之间什么政治上的高低贵贱之分,都不存在,任何东西都改变不了我俩之间的爱。”

“罗一,你知道,我没有红的资本,我有个资本家的外亲,我和你在一起会拖累你,你是党员,是革命委员会成员,我和你在一起会影响你的进步。”

“出身不算什么问题,在对待出身问题上上级有政策,唯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中央领导人也有名门出身的,他们选择了革命的道路,成了领路人,我希望你不要把自己的外亲当做负担,今后和我一起多参加些活动就是了,我俩携手并肩走革命的路,好吗?再说,最近组织上正在讨论你的入党问题,你在班级的表现是比较出色的,又有才华,我为你骄傲,别胡思乱想了,加油!努力!。

罗一苦苦地劝着乔云素,乔云素分手的念头放了下来。

接下来,罗一积极地操作乔云素的入党问题,几乎他成了乔云素入党问题的宣讲员。尽管罗一付出了积极的努力,但在党支部第一次收集各小组意见的时候,只有罗一所在的党小组同意接受乔云素入党,其他党小组都提出了乔云素的外亲问题,要求组织上对乔云素继续考察。

一位支部委员在和乔云素谈话时说明了情况,并对她说:“党的大门向你敞开着的,组织上决定对你暂缓发展,目的让你真正从思想上入党,希望你能经得住考验,不要灰心,政治上要同你那资本家的外亲划清界限,要坚定地站在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一边,争取早日加入党组织。

谈话结束后她跑回了宿舍,一头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

罗一知道了这一消息,迅速来到了乔云素的宿舍,对乔云素说:

她用手绢擦着泪,眼圈通红,抽泣着,一句话也没有,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罗一看着其他女同学都在屋里不便于说别的,想把她叫出去好好谈谈,开导开导。他对云素说:“云素同学,我们出去走走好吗?”乔云素点点头,然后两人走出校园,在外边的马路上散着步子。

乔云素边走边听着罗一对她的开导,一句话都不说。

罗一很希望她和以前那样富有想象和创意,习惯了看她的微笑和她那唐诗宋词般的演说,因为一个入党问题弄得她哑口无声,这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他不想让她是这个样子,罗一说:“云素,你真的把入党问题看得那么重要?”

乔云素仍不吭声。罗一接着说道:“这样说吧,我觉得我俩的相处比你政治上的进步要重要得多!你理解吗?”

这时,乔云素长叹一口气说:“当前革命潮流浩浩荡荡,你看我俩合适吗?”

这下罗一急了:“你让我怎么解释好呢?你看我罗一的态度还不够明朗?”

乔云素看出罗一的真诚,罗一和自己的关系已经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说分手不但自己接受不了,对罗一来讲会是一个打击,她想有个两全之策,即不给罗一过分的伤害,又能让他勉强接受,因为她太爱他了,正因为爱,她想到离开他,让他有一个比自己更好的朋友,有一个政治上有建树的另一半,这最终对罗一是有好处的。

想到这,乔云素坚定了和罗一分手的决心,想慢慢疏远他,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就感觉不到痛苦了,她在暗暗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两个月后,支部又再讨论祁云沁的入党问题了。支部书记把各党小组长招集到他的办公室,布置了讨论云素的入党问题,各小组又进行了讨论,意见收集起来却又是让人失望,还是因为她的外亲成份,让她继续接受考验。

祁云沁的心全凉了,入党的事她决心不再考虑。这个时候她考虑到和罗一彻底表白。

罗一目睹了乔云素又一次的打击,毫无办法,他只有去安慰她。于是,他把她叫到那棵常去的玉兰树下,又在劝说乔云素:“不要悲观,努力的目标一定,只是实现的过程问题,我想,目的一定会达到的。”

这时,乔云素又在提出和罗一分手,而且态度非常坚决。

罗一着急地问:“你不爱我吗?”乔云素说:“罗一,你不要太认真了,感情这东西是纯粹虚伪的东西,我和你这三年的相处,是为了消磨时间。”罗一说:“你乔云素绝不是这样的,你要知道,我是爱你的,是任何力量都动摇不得的!”

乔云素不再听罗一的解释,她转动着身子背对着他,表现出了很绝情的样子。

罗一说:“乔云素,请你不要这样,我向你保证,我宁愿这个革委会成员不干,我绝不与你分开!”

“你那是为什么?我说了,我和你的相处是为了消磨时间!”说完,乔云素起身离去,罗一一人坐在那里发呆·····

自从乔云素与罗一表白后,她把对罗一的爱深深地埋在了心里。

罗一不相信乔云素和他真的分手,想尽快挽回,多次找乔云素都扑了个空,乔云素故意躲避着罗一。

一天晚饭后,罗一来到了乔云素宿舍,乔云素不在,罗一在她床铺上留下个纸条,上写着:

云素:

我来多次了,你都不再,希望我们能选择个机会谈谈,请赏个面子吧。

朋友 

乔云素看到罗一的留言,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晚上,她给罗一写了个纸条:“天上没有飘不去的白云  人间也没有不散的宴席!”字冷冰冰的。

纸条写好后装到一个信封里,让同学交给了罗一。

罗一看到纸条后非常地苦闷。

祁云沁和吴侬知道了乔云素和罗一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至于什么原因搞不清楚。于是,祁云沁对这件事关心起来,找到了罗一,罗一向她说了他和乔云素分手的过程,罗一表现出极其痛苦的样子。祁云沁安慰道:“罗一,这事我看不要紧,只要两个人坐下来,认真地疏通一下很快就会好的,因为你们是浓缩了几年的感情,绝对不会轻易了断的,我看云素也是很重情的人,她非常爱你,她怎么会离开你呢。再说,还有我们那,我也不会眼看着你们这样痛苦下去呀。好了,有时间我找云素谈谈,让她不要固执下去。

罗一说:“那,我就感谢你了,希望能把她拉回来。”

罗一刚才的话祁云沁并不感兴趣,反倒让祁云沁失望,罗一心里仍然装着乔云素,就是没有我祁云沁,本来自己想借这个机会探试一下罗一对自己的态度,罗一很明朗,一点没有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意思。不过,对祁云沁来说,是一个接触罗一的机会,她一定要抓住机遇去追罗一。

祁云沁答应了罗一要和乔云素谈。她想,谈可以在罗一面前表现自己的真诚,在和云素谈的过程中,不希望云素能回心转意,希望乔云素的态度一直坚持下去,时间长了,罗一感觉没戏了,她可以锲而不舍地去追罗一。

一天下课之后,祁云沁约乔云素到校园花园里散步,他俩来到花园里。此时的花园正酝酿着一场花事,各种花儿正含苞待放,有的刚刚展开花蕾,满园星星点点,像满天的繁星。乔云素和祁云沁都无心观赏园子里的风景,各想各的心事。祁云沁漫着步子劝说着乔云素。谈了半天,祁云沁什么信息也没弄到,也无从说服乔云素,至于乔云素是个什么样的心理仍然是个迷。

祁云沁抱着个疑团找到了罗一,向罗一说了她和云素的对话,罗一真的发愁了。

祁云沁瞧着这个痴情的罗一,心中产生了同情感。心想:多优秀的罗一啊!不但政治上那么出色,感情上还那么执著,乔云素真的不该这样,不该让这么优秀的男生如此的伤感,要是换了自己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像她那样,相反,会变着法儿让心爱的人高兴才是。

可她又一想,罗一活该!现在知道不理解别人的滋味了吧,当时只知道追乔云素,别人对他的一片心一点也不关顾,应该让他尝一尝失意的滋味,最好让乔云素继续坚持下去!

罗一很无助,他心里不会放弃乔云素,罗一给云素了封信交给了祁云沁,让祁云沁交给乔云素。祁云沁在一个风清月明的晚上,把乔云素约到了她和罗一常去的玉兰树下,开诚布公地把情况谈开了。交谈中祁云沁提到了成分问题,乔云素最忌讳别人提那两个字,一提到它就感到非常的烦,就是因为自己的外亲把自己与罗一划分开来的。

乔云素说:“你说的对!除了出身,今天的乔云素还依然是昨天的乔云素!”

“是啊!谁都没有把你看得比别人矮一截。”

“那为什么提出和罗一分手?”

“那是我的选择,我并没有用政治去代替感情。

祁云沁觉得自己的话有失,她不该用出身去刺痛她,于是,她忙对乔云素解释。然后两人不再提这个问题把罗一的信交给了乔云素,乔云素打开信看着,两眼模糊起来,心中有了一阵阵的凄楚感。她知道,罗一确实爱她,她何尝不愿意与罗一结合,只有政治上与罗一拉近距离她才能接受罗一的这片心,眼前是毫无办法的。

祁云沁已经看透云素的想法,云素确实把政治上和罗一的距离看得过重,她决不想在低人一等的条件下生存,她也不能因为和罗一的爱影响罗一的政治前途。

乔云素沉默了一会终于发话了:

祁云沁奇怪地问:你和吴侬怎么样?

祁云沁笑笑,她不愿乔云素提到吴侬。

祁云沁拉住乔云素的手说道:“好了云素,咱们不提那个,罗一对你是真心的,你就别固执了,啊?”

云素笑笑说:“云沁,让你费心了。

 

上一篇:问海:第五章 下一篇:问海:第七章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