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问海:第七章
发布时间:2018-03-20 16:08:09作者:张开芳来源:山东省检察官文联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第七章 知我谓心忧 不知谓何求

 

祁云沁在罗一和乔云素之间来回穿梭,无形中增加了她和罗一接触的机会。

这时,吴侬心里好不是滋味,他没想到乔云素在这个时候提出和罗一分手,这不是给祁云沁提供了争取罗一的机会嘛,祁云沁做梦都想和罗一在一起,这等于乔云素把自己的心上人拱手送给祁云沁。再说,乔云素这样一闹,自己争取祁云沁的机会也没有了,虽然祁云沁给自己一个表白,乔云素如果不给祁云沁这个机会,他相信祁云沁最终还要和自己在一起的。

随着形势的发展,大学生学工、学农、学军的运动在全国开展起来,宾城军区政治部准备向宾城大学派住军代表和十名教官搞军训,这对宾大来说是个新生事物,学校把迎接解放军的工作当作当前的头等大事来抓,校革委会成立了专门领导班子,由一名副主任挂帅,下设指挥组、文秘组、宣传组、勤务组。罗一负责宣传组和文秘组的工作,布置标语,起草各类人员发言稿等具体工作。

欢迎仪式确定三项内容,一是学校幼儿园的小朋友向解放军献花,二是校革委会领导致词,三是进步学生代表发言。

根据分工,进步学生代表的人选革委会副主任安排给了罗一,罗一首先考虑到乔云素,一是想帮助乔云素进步,二是想密切他和乔云素的关系。进步学生代表是革委会关注的,也是展示自我的机会,这个好事肯定不会让给别人,在革委会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罗一向各位成员提出了让乔云素代表学生发言,理由是乔云素是入党积极分子,是组织培养的对象,有代表资格。

革委会经过研究同意了罗一的意见,罗一满怀信心找到了乔云素,说明了让她代表进步学生发言。不料,乔云素不领这个情,她冷冰冰地对罗一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胜任。”

罗一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皱着眉头问乔云素:“你说什么?”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胜任!”

这下罗一听清楚了:“这是你的真实意思?”

“绝无假意!”

罗一又气又恨,他瞪着眼睛看着祁云沁说:“云素,我不明白,你这是为什么呢?这对你来讲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呀,别人想这个事还想不到呢!”

“对不起,我不需要!你可以另选他人!”

罗一万万没想到乔云素会是这样,他想到她会从此不再消沉,她会热情地拥抱他,目前她却是铁了心不领这个情。

罗一真的生气了,他冷眼看看乔云素,然后把头转向一边。

一提起政治态度乔云素更不干了。

罗一狠狠地斜了乔云素一眼,继续用教训的口气说道:“好!算我自讨没趣,作为同学我还告诉你!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鉴别他呢?就看他愿不愿意投身到革命队伍中去!好了!今天的事你就看着办吧!

罗一从乔云素那里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大脑像炸裂了似的,抱头睡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罗一不得不重新考虑学生代表的人选。选谁呢?他翻看着学生花名册,思考半天觉得谁都不合适,他突然间想到了祁云沁,在宾大除了乔云素就是祁云沁了,他平时也看得出,祁云沁对他有那个意思,她和乔云素对比之下,她自觉的不如乔云素,所以,祁云沁与自己的接触中似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罗一考虑半天最后决定,就是她吧!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虽然和吴侬关系也不错,他总觉得不如和祁云沁拉得近。

主意一定,他把学生代表发言的事报告给了革委会副主任,副主任问;“定的不是乔云素嘛?怎么又变了?”

这时,罗一不愿意把乔云素不当先进学生代表的事说来,他想给乔云素留条后路,一旦说出来副主任会怎么想?这肯定给乔云素扣上个革命态度问题的帽子,让她在宾大的政治生命终结,如果不说出来,这对乔云素来说还有进步的机会,等乔云素脑子转过弯来的时候,他会想办法给她提供表现的机会,相信最终乔云素会与自己和好的,本来他们之间就不存在感情方面的问题。于是,他对副主任说:“乔云素身体有点不适,得了重感冒,嗓子说话困难,我怕影响仪式的效果,所以,考虑祁云沁比较合适,祁云沁在班里表现比较积极,最近也写了入党申请书,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又积极地参加革委会组织的活动。”

副主任用责备的口气对罗一说:“这是你工作的失误,乔云素是革委会研究定下的,你现在又临阵换将,这怎么和其他成员解释?”

罗一表现一幅愧疚的样子说:“是的,是我事前没有掌握情况,请麻烦主任和其他领导商量商量。”

副主任说:“算了,就这样吧,回头你让祁云沁抓紧准备,稿子写好后我们小组通一通。”

“好的主任,我马上去安排。”

罗一找到了祁云沁,把祁云沁从教室里叫了出来,两人在操场边的小路上走着,祁云沁问:“找我何事?是不是乔云素的事?”

“对!是乔云素的事。”

“需要我做什么就说,我愿意做乔云素的说服工作。”

罗一说:“今天不让你做乔云素的工作,今天给你一项特殊的任务。”

“特殊任务?什么特殊任务?”

“宾城军区派军代表和教官来我们学校搞军训,革命委员会决定举行个欢迎仪式,要一名进步学生代表发言,经研究,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极好表现的机会。”

祁云沁问:“真的?”

罗一肯定地回答:“真的!”

祁云沁立刻拥抱了罗一,罗一没有拒绝,但他总觉得不是场合。于是,罗一说:“行了,这里人来人往,让人看见多么不好。”

这时,祁云沁的两臂不情愿地从罗一身上滑下来,然后并肩往前走着祁云沁问罗一:“这个好差事怎么不让乔云素干,怎么想到了我?”

罗一说:“意外吗?我们不是勿忘我吗?”

“谢谢你罗一!不过,我总觉得你该推荐乔云素,这样等于帮助了乔云素,这对她政治上的进步有好处,再说,你们俩的关系肯定会更进一步。”

罗一长叹一口气说:“哎!就别提乔云素了,他是扶不起的那一种!”

接着,他把整个过程向祁云沁说了一遍。

祁云沁问:“那,我顶云素这个差事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你也不是别人。”

“我这样干怎么对得起乔云素?不行,我和云素谈谈,还是让她去当这个发言人吧。

罗一一听着了急:

就这样,祁云沁把发言的任务接受了下来。

这发言的差事在当前形势下固然的好,有利于自己政治上的进步,但祁云沁想的不仅限于此,她想通过这次机会进一步接近罗一,只要自己合理操作,如果没有什么闪失的话,乔云素会有和罗一渐行渐远的结果,自己就会走进罗一的心里。想到这,祁云沁发自内心地笑了,她决心要好好写稿,争取一炮走红。

祁云沁接受了进步学生代表发言的任务后进行了认真的准备,稿子出来后送到革委会审阅,很快就拍板定案了,祁云沁耐心地等待着那天的上台发言。

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工作,宾大校园焕然一新,从校门口到广场到机关办公大楼,不多远飘起了一组五颜六色的气球,每组气球都飘着长长的欢迎解放军的醒目标语,校门口用各色鲜花排成了形态各异的图案,通往机关大楼和广场的路两旁不多远一组用鲜花排成的图案鲜艳夺目,宾大像是披上了节日的盛装。

欢迎仪式的地点设在了广场正中间,坐北朝南搭起了观礼台,观礼台是由铁架和木筏组成,台上和两侧的阶梯及走向观礼台的通道上全用红色地毯铺成,工作人员来回穿梭忙个不停。

上午九点,一辆载着军方领导及代表,还有教官们的大巴车驶进了校园。这时,校门口两侧站满了欢迎的人群,他们手持鲜花,有节奏地欢呼着“欢迎!欢迎!”的口号,校党委和革委会的领导站在欢迎队伍的前面,等车子在校门口停下的时候,校领导和管委会的成员上前和部队的同志握手。然后,由校领导的车子在前面引道驶入了广场,下车后登上观礼台,紧接着欢迎仪式就开始了。

欢迎仪式由一名革委会副主任主持,来宾中最大的官是军区政治部的一位副主任,随后是军代表和十名教官,欢迎的规格是最高的。当主持人宣布欢迎仪式开始的时候,台下幼儿院的小朋友们蹬上台来向来宾献花系红领巾,乐队奏起了欢迎曲,鸣礼炮,紧接着校领导致欢迎词,乔云素上台发言,全部议程三十分钟结束。

仪式的结束为宾大军训拉开了大幕,宾大给师生们购置了军服,学校大操场上出现了一排排军装绿。

学军运动开展之后,学校的教学秩序也发生了变化,每天要安排半天的军训课,星期天全天军训。

自从祁云沁在欢迎仪式上露了脸,政治地位确实发生了变化,在学生中有了不小的名气,班里和系里的领导们从此也高眼相看,一下子变成了师生关注的校花。

由于祁云沁政治上的发展变化和罗一的接触也就频繁起来,因为罗一要组织一些活动,活动离不开骨干的参与,祁云沁当然是罗一最看好的一个。这样以来,罗一对祁云沁的认识逐渐在发生着变化,对乔云素慢慢地有些疏远。自从祁云沁在欢迎仪式上发言之后,罗一再也没有和乔云素接触过,久而久之,罗一的心里对祁云沁有了说不清的感觉。不过,那感觉是朦胧的,也许是罗一和乔云素关系发生变化之后,罗一从祁云沁身上寻求的一种心理上的补缺。

罗一对爱是专一的,一段时间来,他虽然没有接触过乔云素,但他心里仍然有她,比祁云沁在他心中占有的分量要重得多,一旦组织上对她有利的事,罗一还是暗地里去帮助乔云素,向组织上反映她的好处,不管乔云素是什么态度,他都会坚定不移地去帮她。

军训开始不久,学校党支部又在研究发展新党员了,党支部在把名额和入党对象放到各党小组讨论的时候,罗一为了让乔云素能顺利通过,他给每个党小组长做工作,积极推举乔云素,希望组织上能吸收他。其结果呢,三分之一的党小组没有通过她,原因是一段时间来大家并没有看到乔云素积极的一面,让她成为先锋队的一员是对党组织的不负责任,要她继续接受考验和锻炼。

各党小组的意见收集起来后报给支部,支部书记说:“我们没想到组织上早就把乔云素列为发展对象,至今还有三分之一的党小组不同意。相反,我们刚刚把祁云沁列为组织培养对象,结果全票通过。”

党支部书记为乔云素这次不能发展为党员感到惋惜。

罗一知道这种结果后,他对乔云素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要对乔云素重新认识,对她过去的好感一天天在减少,他在怀疑过去对乔云素的判断,她太固执,太不近人情,太没有政治敏锐性和洞察力,在这一点上她远不如祁云沁。

乔云素的党票没有拿到,组织上派罗一给乔云素谈话,让她不要灰心,不要气馁,组织的大门始终向她敞开的,希望她积极表现,争取下次入党。

罗一对支部书记的安排没有拒绝。

一天晚饭后,罗一找到了乔云素,把她约到学校广场上,两个人站在广场的边上,彼此一句话也没有。罗一想,对于眼前这位自己最爱的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了必要,这次乔云素没有被组织吸收,完全不是因为她的出身问题,就是因为她的固执。

沉默许久,罗一终于说话了:“乔云素同学,我想说的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何去何从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谢谢你罗一,你不需要为我苦费心思,人各有志,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罗一想,乔云素是真的不可救药了,无奈地说:“那好吧,好自为之吧。”

罗一从心里开始对乔云素彻底放弃。

祁云沁在罗一的帮助下顺利地加入了党组织,她非常的感激罗一,她知道,没有罗一的帮助她是不会那么快入党的,她想法感谢罗一。

一天晚饭后,祁云沁约罗一来到了秀山公园,进了公园两人并肩走在鹅卵石道上。祁云沁问罗一:“罗一同学,你叫我怎么感谢你呢?”

罗一笑笑说:“那就看你的了,你怎么感谢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

祁云沁说:难得你这样去想,说明你没忘了我们四人那份情,可是,乔云素太固执了,可惜她不是你!”

祁云沁说:“这样以来,让我无法面对乔云素。”

这不怪你,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是她没有认识到当前这场浩浩荡荡的大革命运动,她是不接受别人帮助的。”

祁云沁说:“乔云素也真是的。”

罗一不耐烦了:“祁云沁同学,我们能不能不提乔云素?能不能说点别的?”

祁云沁试探性地问:“你心里真的没有乔云素了吗?”

罗一转过身来看着远方的一座假山,什么也没说。

祁云沁想,你罗一心里还是有乔云素,还是放不下她,看来,我与乔云素还必须有一场痛苦的角逐。

祁云沁上前挽住罗一的胳膊,温情地说:“罗一,不要伤心了,我们到前面连椅上坐坐吧。”

祁云沁拥着罗一来到连椅坐下,祁云沁靠在罗一的肩上,一缕秀发遮住了祁云沁的半边脸,呈现给罗一的是一枚半轮馨月,罗一侧过身子揽过祁云沁,祁云沁顺从地躺在他的臂弯里。

罗一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将自己的唇轻轻靠近祁云沁的唇上,祁云沁躺在罗一的怀里一动不动,认真地体会着罗一的动作,她感到这动作与吴侬一点也不一样,那动作带有温度和理性,细腻而又温情,她躺在罗一的怀里露出了幸福笑。

他们就这样依偎着,好长好长时间,直到一枚弯月挂在了天上,那月儿在云层里时隐时现,悄悄地看着他们。

 

上一篇:问海:第六章 下一篇:问海 第八章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