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怀念那温暖的火炉子
发布时间:2018-09-19 09:06:10作者:孙焕吉来源:山东省检察院浏览次数: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这个冬天,天气一直忽冷忽热。有时候,似乎真像是暖冬了,中午的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有时候,天又冷得邪乎,屋里的暖气效果不太好,走在街上更是冷得厉害,穿着厚羽绒服还有点哆嗦呢。尽管这么冷,也不见下雪啊,没有雪的冬天能算是冬天吗?!于是,就很怀念当年那铺天盖地的雪,更怀念当年那温暖的火炉子了。

那种烧煤炭的老式火炉子,现在的年轻人也许没有见过。记得至少在十五六年前,这种火炉子在我国北方地区还是很普遍的。无论是单位,还是家庭;无论城里,还是乡村,每到冬季人们基本都在使用那种火炉子,既可以用来取暖御寒,还可以用来烧水做饭,真正的一炉多用,使用率非常高。即使现在,很多农村家庭也还在用那种火炉子陪伴度过漫漫寒冬,但在机关单位基本见不到了。那种老式火炉子,大部分是用生铁做成的,一般为圆柱形,样子有点笨拙,炉子上方架着长长的铁皮烟筒,烟筒一直伸到屋外。大多数单位和住户还是烧有烟煤,烟筒口会一阵阵地冒着白烟或黑烟。有时候,到某个机关单位去办事,会看到一排平房前面有一溜十几只烟筒同时在冒着白烟,这是那个年代冬季特有的一道小风景;如果正赶上下一场大雪,那就更妙了,一道道烟雾和漫天雪花交织飞舞,盘旋升腾,那情景是颇为壮观的。倘若用现在的观点看,这种炉子的确不太环保。但那时候的人们环保意识普遍不强,经济条件也差,能够取暖不挨冻就不错了,谁还考虑那么多呢。也有一些聪明人会把煤粉搀上黏土制成碳饼,在太阳底下晒干了,然后就烧这种干炭饼,不但节省了费用,减少了烟雾,还提高了热效率。也有人家烧无烟煤的,但无烟煤价格太高,一般是烧不起的。后来,有人从山西省大同市运来大批成块的煤炭,人称“大同块”,这是标准的优质无烟煤。这种“大同块”通体乌黑发亮,很惹人喜爱。有的“大同块”块头很大,需要用铁锤砸开,砸成拳头般大小的煤块,便于向炉子里投放。由于“大同块”质量好,燃烧充分,价格又适中,所以很受人们的欢迎。

那年冬天,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我就到邻县的检察院上班了。记得有一天下午,院子里轰隆隆开进三辆大卡车,满载着乌黑发亮的“大同块”,卸在院子南边的角落里,堆成了一座小煤山。每个科室的人都可以拿着大铁铲子随意去取。“煤山”的旁边,还备了一大车松球子,是引火用的。那一大堆的煤炭和一大堆的松球子,让年轻的我顿时感到检察院这个大家庭真是很强大很温暖。

在那些个漫漫寒冬里,正是这种看似简单粗糙、其貌不扬的火炉子给我们带来了温暖,有滋有味地点缀着我们的生活。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单纯很融洽。我们科室当时共有5个人,其中有4位军转干部,论年龄他们都是长辈,对我很是关照。大家在一起就象一家人一般。不出去办案的时候,全科的人就都围坐在大火炉子旁边。炉火很旺,烤得身上暖融融的。大家有的抱着本卷宗在看卷,有的看报纸,有的抽烟,有的喝茶,有的在用铁钩子鼓捣炉子,好让炉火更旺。遇到有关法律问题,大家随时讨论一下。休息的时候,相互间讲讲笑话,啦啦社会上的一些见闻,房间里时常洋溢着欢笑声。老杜科长是从青岛市公安局调回来的,谙熟法律,业务水平一流,他在那个著名的海滨城市工作生活了十多年,一谈起青岛他就眉飞色舞说个没完没了。老王科长喜欢抽旱烟,经常把上等的黄烟叶子带来,放到火炉盖子上面烤,烤得整个房间里都香喷喷的。还有,老张科长喜欢在火炉子旁边打拳。他在部队是副团级干部,为人正直,能文能武,写得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拳脚。我跟老张对桌办公,挺投脾气,成为“忘年交”。记得老张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时候,对地方上的事不熟悉,所以他每次出去办案的时候都是由我陪着。那时候检察官下乡镇复核案子,乡镇党委非常重视,每次都热情接待,热汤热水地酒肉伺候。老张还是部队作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清正廉洁,吃了饭非要自己掏钱不可。弄得乡镇干部挺不适应的。虽然最终人家坚决没有收钱,但老张的军人作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几年后,我的这两位科长老杜和老张同时被提拔为副检察长,一时传为佳话……

在那样温暖融洽的环境里,我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感觉内心的收获很多很多,从那些长辈身上所得到的宝贵教益是我要终生铭记的。真的很怀念那个时代。很怀念那温暖的大火炉子。更怀念那些曾经跟我一起围坐在火炉子旁边的人们,我的亲人们!

作者:沂水县检察院检察文联常务副主席、正科级检察员 

 

 

    这个冬天,天气一直忽冷忽热。有时候,似乎真像是暖冬了,中午的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有时候,天又冷得邪乎,屋里的暖气效果不太好,走在街上更是冷得厉害,穿着厚羽绒服还有点哆嗦呢。尽管这么冷,也不见下雪啊,没有雪的冬天能算是冬天吗?!于是,就很怀念当年那铺天盖地的雪,更怀念当年那温暖的火炉子了。

那种烧煤炭的老式火炉子,现在的年轻人也许没有见过。记得至少在十五六年前,这种火炉子在我国北方地区还是很普遍的。无论是单位,还是家庭;无论城里,还是乡村,每到冬季人们基本都在使用那种火炉子,既可以用来取暖御寒,还可以用来烧水做饭,真正的一炉多用,使用率非常高。即使现在,很多农村家庭也还在用那种火炉子陪伴度过漫漫寒冬,但在机关单位基本见不到了。那种老式火炉子,大部分是用生铁做成的,一般为圆柱形,样子有点笨拙,炉子上方架着长长的铁皮烟筒,烟筒一直伸到屋外。大多数单位和住户还是烧有烟煤,烟筒口会一阵阵地冒着白烟或黑烟。有时候,到某个机关单位去办事,会看到一排平房前面有一溜十几只烟筒同时在冒着白烟,这是那个年代冬季特有的一道小风景;如果正赶上下一场大雪,那就更妙了,一道道烟雾和漫天雪花交织飞舞,盘旋升腾,那情景是颇为壮观的。倘若用现在的观点看,这种炉子的确不太环保。但那时候的人们环保意识普遍不强,经济条件也差,能够取暖不挨冻就不错了,谁还考虑那么多呢。也有一些聪明人会把煤粉搀上黏土制成碳饼,在太阳底下晒干了,然后就烧这种干炭饼,不但节省了费用,减少了烟雾,还提高了热效率。也有人家烧无烟煤的,但无烟煤价格太高,一般是烧不起的。后来,有人从山西省大同市运来大批成块的煤炭,人称“大同块”,这是标准的优质无烟煤。这种“大同块”通体乌黑发亮,很惹人喜爱。有的“大同块”块头很大,需要用铁锤砸开,砸成拳头般大小的煤块,便于向炉子里投放。由于“大同块”质量好,燃烧充分,价格又适中,所以很受人们的欢迎。

那年冬天,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我就到邻县的检察院上班了。记得有一天下午,院子里轰隆隆开进三辆大卡车,满载着乌黑发亮的“大同块”,卸在院子南边的角落里,堆成了一座小煤山。每个科室的人都可以拿着大铁铲子随意去取。“煤山”的旁边,还备了一大车松球子,是引火用的。那一大堆的煤炭和一大堆的松球子,让年轻的我顿时感到检察院这个大家庭真是很强大很温暖。

在那些个漫漫寒冬里,正是这种看似简单粗糙、其貌不扬的火炉子给我们带来了温暖,有滋有味地点缀着我们的生活。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单纯很融洽。我们科室当时共有5个人,其中有4位军转干部,论年龄他们都是长辈,对我很是关照。大家在一起就象一家人一般。不出去办案的时候,全科的人就都围坐在大火炉子旁边。炉火很旺,烤得身上暖融融的。大家有的抱着本卷宗在看卷,有的看报纸,有的抽烟,有的喝茶,有的在用铁钩子鼓捣炉子,好让炉火更旺。遇到有关法律问题,大家随时讨论一下。休息的时候,相互间讲讲笑话,啦啦社会上的一些见闻,房间里时常洋溢着欢笑声。老杜科长是从青岛市公安局调回来的,谙熟法律,业务水平一流,他在那个著名的海滨城市工作生活了十多年,一谈起青岛他就眉飞色舞说个没完没了。老王科长喜欢抽旱烟,经常把上等的黄烟叶子带来,放到火炉盖子上面烤,烤得整个房间里都香喷喷的。还有,老张科长喜欢在火炉子旁边打拳。他在部队是副团级干部,为人正直,能文能武,写得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拳脚。我跟老张对桌办公,挺投脾气,成为“忘年交”。记得老张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时候,对地方上的事不熟悉,所以他每次出去办案的时候都是由我陪着。那时候检察官下乡镇复核案子,乡镇党委非常重视,每次都热情接待,热汤热水地酒肉伺候。老张还是部队作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清正廉洁,吃了饭非要自己掏钱不可。弄得乡镇干部挺不适应的。虽然最终人家坚决没有收钱,但老张的军人作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几年后,我的这两位科长老杜和老张同时被提拔为副检察长,一时传为佳话……

在那样温暖融洽的环境里,我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感觉内心的收获很多很多,从那些长辈身上所得到的宝贵教益是我要终生铭记的。真的很怀念那个时代。很怀念那温暖的大火炉子。更怀念那些曾经跟我一起围坐在火炉子旁边的人们,我的亲人们!


作者:沂水县检察院检察文联常务副主席、正科级检察员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