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红灯绿灯
发布时间:2019-10-29 10:15:48作者:刘克合来源: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公路象一条沉重的十字架将弈城版图切成四块,稀稀落落的人群,传不息的车辆,高耸林立的楼房,拼凑起黄河岸边的小城风韵。弈城交警大队各中队分布在弈城周边公路要塞,昼夜巡查。

红灯绿灯不时交替着耀眼的光芒......

八点整,检察官和书记员接受任务调查检察院车辆违规被罚款一事,两人驱车来到弈城交大警队。院内办公楼前,几颗垂柳刚发出嫩芽几乎比高办公楼,肇事车辆覆盖了大院内宽阔场地。检察官和书记员来到办公楼前停好车。

大队长应无畏来到办公室,听完检察官说明情况。笑着说,现在是电子眼全程拍摄错不了。检察官打量着电子屏说,能不能关照一下少罚点?应大队说,不行,现在全省联网,票据一旦开除无法改动。书记员要求说,我们想调出上月车辆违规情况,回去让车队好好整改。应大队很不耐烦,违规罚款能出什么问题?说完走出监控室。检察官调出车辆违规情况仔细检查,又拿起手机拍下电子屏幕上几个疑点。

检察官汇报完车辆违规情况及发现疑点。检察长生气说,这段时间经费要紧张一阵子。书记员说,应大队说罚款必须交,经费紧张给补充一下。检察长说,我们不要交通赞助,罚款该交就交。关于疑点情况去查查看,慎重些。

秘密初查第三天,应无畏被带到检察院反贪局工作区。他打量着询问室内简单设施,从容地坐到座椅上,那种内敛内化气质淡化了询问室内紧张气氛,检察官隐隐感到对手的强劲。法警说,把随身携带物品拿出来。应无畏掏出手机、钥匙等放到茶几上。应无畏问,还要搜身吗?检察官解释道,这是工作纪律。应无畏与检察院上层打交道多些,与这些普通检察官没什么联系。但他从检察官不怒自威的脸上看到了一股杀气,延绵悠长,凌厉夺人。

应无畏坦然道,你们了解什么?还是罚款那事。检察官说,今天请你来不是因为罚款,先谈谈个人主要简历、基本情况?应无畏说,我是弈城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书记员抬头看看检察官,检察官继续询问道,谈谈你在交警大队工作期间有哪些违法违纪行为?应无畏说,我自己做事自己有数。检察官说,你自己有数我们也有数。一丝怒气浮现在应无畏脸上,他不再回答任何问题。应无畏内心很静,内心平静之人能看清周围一切。但此刻他心里翻腾起多年来与反贪局那些恩怨因果,罚款单、违法违纪问题?想了半天理不出个头绪。

法警打开手铐放在茶几上,应无畏顿时眼神一亮。他一把拿起手铐熟练地铐住自己双手腕,静观室内其他人反映。书记员急忙站起来说,还没宣布谁让你戴的?一句话不小心暴露了反贪局意图,检察官和应无畏同时睁大了眼睛。应无畏淡淡说道,以前我给别人戴铐子,现在我为自己戴铐子,我玩这玩艺时你还穿开裆裤呢。法警朝着应无畏吼道,无法无天了?反贪局的铐子你也敢随便戴?检察官看着对方淡定的表情,心想果然是一只老狐狸,接受询问仍处惊不变心智不乱。检察官安慰说,他是带着玩的。真正的猎手追逐的不是猎物而是猎物的狡猾。

应无畏一招得手心里却发慌,要求和检察长单独谈,检察长去省院开会无暇顾及。应无畏倒吸一口凉气,思考着应对措施,开始交代问题。刚接任队里工作时东线车队定期将土特产送到队里,队里都作为福利分给队员。后来改送现金,大家心里明白这是送买路钱保平安。

书记员心里踏实了。多年来每逢上案子心里总象缀着块石头,担心案子面临困境。中午吃饭时书记员面露喜色说,一个窝案有好戏看了。检察官摇摇头说,他是刑警出身,有反侦查能力。多细心观察,看他玩什么花样。

涉案人员全部到案。第一轮审讯几名中队长什么也没交代,根本没把审讯当回事。书记员怀疑应无畏故意以假示真扰乱办案思路?检察官分析说,东线车队送现金是队内早已公开的秘密,应无畏自己吞不了,为什么都不供述?案件讨论室里各小组汇报完提审情况议论纷纷。检察长决定将涉案人员全部刑事拘留,静观其变。

检察官觉得案情就像一团雾,让人看不清楚,想不明白。

反贪局拉长战线,案情出现转机。检察官发现涉案人员对送钱分赃事实供认不讳,但分赃细节供述不清。检察长要求注意耐心教育,循循善诱,加大力度审讯。第二天审讯却陷入僵局,全线一度被动。几天审讯下来,办案人员疲惫不堪。更糟糕的是案情越加复杂化,各人供述前后不一,供述事实要素各不相同。

检察长指出其中蹊跷,检察官们都大吃一惊。原来普通职务犯罪案件里,也会隐藏着神奇战术。怪不得这几天总觉得胶着混乱,进退维谷。检察官说,这就是反侦察作用结果,目的就是摆脱审讯,逃避法律惩处。

十年前交警路查运输废旧钢材收受钱物私分,检察院昼夜鏖战,最后只能全部放人,案件移交纪委处理,应无畏是漏网之鱼。当时情况和今天结果一样,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定案。检察长又说,应无畏就是那届检察长之独子。

室内空气,顿时沉闷起来。

应无畏任交警大队长并非偶然。他创立轮岗制度有效地预防遏制了队伍腐败,几年来队内从未发生过一起涉腐案件。如今应无畏利用看守所全封闭屏障与检察官摆起五行阵,五名中队长组成金木水火土,凭多年来练就的所谓内功,用语言不停地变换方位歪曲事实与检察官抗衡,正常审讯无法进行。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有千般变化我就有万种对策。检察官决定拔掉五行阵中枢纽机关,异地关押应无畏。办手续那天早上,天空阴沉沉的,雄鸡叫声从雾霾深处传来。应无畏身着号服剃光了脑袋,拖着镣铐冷冷地面对检察官说,只要我死不了总有出来那一天。检察官大笑道,话说道这份上,你已经败得一塌糊涂,体无完肤。今天的局面不是反贪局与交警队有矛盾,也不是你我之间有恩怨,这是两种思想观念的争斗。希望你能静下心来,想通了我们再谈,你还有机会。应无畏不甘心地扭过头,弓着腰用手提起脚镣,慢慢向警车走去。

    五行阵变成了一座死阵!

    检察官重新研究斗争策略,重点提审中队长曹四。曹四是五行阵中最薄弱方位,他在这种环境中就象身处游弋场疯狂鼠上,只能随惯性颠簸流离。因为惯性超出人的控制力,惯性封杀了人性。

    提审室内,曹四目光暗淡一脸委屈。他抬头看看检察官,那种急于交流的迫切感流露无遗,勉强笑了笑欲言又止。检察官问,你想说什么?曹四表白说,自己根本不想参入经常借故避开。他想表白,自己是被动接受不是索要。检察官问,你能谈清楚吗?曹四简单交代几笔就封口了,好象被一只无形手死死地扼住咽喉。宣布拘留时曹四曾扬言要自杀,但现在看来他心里有恨,那份恨已经深入骨髓。

    曹四又试探问,我能出去吗?检察官给曹四点上一根烟说,玩够了?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每次都在回避在抗争,你心里还保留着一位普通人的良知和淳朴,只是环境造成了你人生不幸。你现在顾虑太多压力太大,但只要实事求是讲清楚,法律会对你从轻处理。你还愿意做潜规则的牺牲品吗?

    我交代。曹四死命地吸完那根烟说,进看守所后,应无畏每天下午都给我们打电话布置对付你们。检察官心里吃惊说,打电话?曹四认真说道,就是每天放风时号内铁笼子两边派人犯站桩,与其他号内人犯传递信息,依次传递能传遍所有监号。检察官问,应无畏都怎么布置?曹四说,移步换位。书记员明白了,每天相同的重复却出现不同的结果,放在一起分析就是胶着混乱,事实不清。检察官又问,以前训练过?曹四回答道,嗯,应无畏还说腐败了也能预防。书记员问,这话什么意思?曹四说,就是能防着反贪局,调查时别说漏了嘴。

    曹四交代完毕,整个案情清晰起来。

   

    曹四有立功表现,反贪局提请释放曹四。检察官安排提审中队长陈三与释放曹四同时进行。陈三受过纪律处分,经济利益上与应无畏是铁板一块,突破陈三也就拿下了应无畏。审讯陈三是本案焦点之战,审讯要保障万无一失。

    陈三在内值班室戴上戒具,向提审室走时正好碰到检察官和曹四一块向外走。陈三与曹四四目相对却形同陌路,眼神里没任何交流。检察官嘱咐说,回去要正常上班,遵守纪律。曹四掩饰不住内心激动说,我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对话从背后传进陈三耳朵,陈三如背锋芒。他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顿时感到血液流动在急剧减速,浑身发木发僵。几天没了应无畏半点消息,心里也拿不准了。

    休息得好吗?检察官把陈三从混乱的思绪里拉回来。陈三回过神来说,我也要争取从轻处理。检察官说,我们一直希望你能争取从轻处理。陈三很快交代清楚东南北三条线上运输车队多次送钱物,应无畏主持私分全部过程。陈三如释重负,检察官继续追问,现在和你谈第二个专题?

     陈三知道第二个专题内容是什么,他未作正面回答而是转移话题问道,应无畏也出去了?检察官笑而不答,书记员一看这阵势立即反问,你猜猜?陈三那张脸突然变成酱紫色,一股无名之火顿时烧遍全身。愤愤地说,不就是他老子在检察院当过检察长吗?还有天理吗?检察官安慰陈三说,检察长可是副处级,你可别生气啊。这句安慰话无异于火上浇油,陈三坐在座椅上脚镣喤喤啷啷直响,绷紧的脸部肌肉表明咬牙力度。恨恨地说,我认了。原先是一块分钱,我受处分他受表扬还提拔,这个社会还有人走得路吗?我死也不服。书记员安慰说,相信法律是公正的。陈三反问道,法律什么时候公正过?积压在陈三内心那股无名怒火从两眼中喷出。他恶狠狠地说,这次死也要一块死!

    陈三与应无畏是面和心不合,检察官剑剑封喉,攻其要害。陈三恣目开裂,气喘如牛,那股积压了几十年不死不灭的邪恶之火刹时燃烧起来。这股火能让肉身变为焦土,让灵魂化为灰烬。

    检察官拿出一张照片问,陈三你看这是什么?陈三一看愤怒地睁大了眼睛问,谁拍的?检察官说,是你们安装的天眼拍的。陈三看着那张照片,一阵冷笑瞬间变成一种变态的痛苦。

    陈三扭曲地嚎叫着,报应!老天有眼,报应啊!

    照片是检察官在电子显示屏上拍的那个疑点,初查结果让检察长大吃一惊。

    原来西线运输车队常年行经弈城路段,应无畏与车队搞了口头协议,每辆货车月交500元管理费,几年下来运输队把管理费都按时交到陈三手里。但半年来运输队未交管理费,车队由白天过境转为夜间行驶。应无畏让陈三不惜一切代价扣住车队。

    夜里一场冰雹过后,车队行驶至弈城第一座红绿灯路口,陈三驾车从巷子里冲出把车队拦在路边。交涉中对方不情愿拿出几沓人民币分两次递给陈三,这一幕却被歪斜了的天眼摄录下来。三年时间累计上百万元巨款去向不明,初步断定这些巨款很可能被他们私分。

    检察官厉声说道,你们伸出的手上帝看得见,法律也看得见。你自己也看到了,相交待清楚吗?陈三半小时没回答。吴远趁热打铁说,应无畏都说明白了,这些钱都是你收的。陈三立刻反驳道,他是放屁,这些钱都是应无畏分的,还有一部分自己攥着说走访使用。检察官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陈三说,应无畏分得那些钱一直存在银行,前几天我给全部提出来买断了一个采沙场。检察官追问道,你投了多少?陈三说,应无畏投得多他控股。检察官问,有协议吗?陈三说,一式两份,每人一份。

    案情水落石出,审讯应无畏时机到了。一场恶战已剑拔弩张,势在必行。

 

    检察官提审应无畏,仔细观察着他的变化。嘴疮红肿,眼神里透着疲惫和焦虑。应无畏拒绝回答任何问题,闭上眼睛,大脑门在灯光下泛起阵阵青光,显示着一种无奈和茫然。他知道今天提审预示着自己已日暮途穷,便横下一条心与检察官作殊死一搏。

    检察官旁敲侧击引而不发。慢慢说道,有一次我到乡镇出发,吃饭时乡里有位好酒之人敬酒,先给自己倒满杯子说,领导你猜这杯酒我喝还是不喝?你也猜猜他喝还是不喝?应无畏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说,我猜他不喝,就是不喝也不能掐脖子硬灌。检察官说,其实无论你怎么猜结果都是他一饮而尽,这就是中国酒文化艺术。应无畏眨巴几下眼睛思考着。检察官接着说,我们的高铁举世瞩目,应该给人们带来方便,乘客却买不到票只能买高价票,我们的运输管理意识远远跟不上高铁行驶速度。应无畏说,都是可恨的黄牛党。检察官接着说,不错,就象弈城公路,平坦宽敞,运输业却无法提速。是你们把服务地点变成肮脏的交易场,是你们狭隘的内心让宽阔的路面变窄了。应无畏想反驳却找不到合适理由。检察官继续说,你们精心酿制的那杯苦酒自己已经喝下去了,谁也没有掐脖子硬灌。应无畏睁大了眼睛,没再反驳。

    检察官又慢慢道,一种职业就是一种品牌,济南交警就站成了举国瞩目的形像,你们却向国家法律频频亮出红灯,而自己的人生绿灯行将熄灭。应无畏突然明白过来大声怒道,你还没资格教训我。你能把我怎样?有种你枪毙了我!不是审讯吗?审讯我呀,审啊?

    还用审讯吗?检察官轻描淡写,举重若轻,彻底击溃应无畏心理防线。应无畏十几年的幻想彻底崩溃,继之而来的是死一般的恐惧。

    其实,审讯就是这样。剥去对方表象,让灵魂返璞归真,无论是善良的或丑恶的,都是审讯要求达到的结果。

    提审室内一片寂静,此时目光的交流远远超越了视觉空间。突然,应无畏双手抱紧脑袋,绝望地倒下去。

    夜幕徐徐落下,远处十字路口红灯绿灯依然交替着耀眼的光芒...... 

(沂水县检察院) 

上一篇:月牙湾听海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