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鲁检文化 > 检察文苑 >
母亲的葬礼
发布时间:2020-02-17 23:10:51作者:葛业锋来源: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打印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的说法,正月十四这天,母亲不幸也被言中了。

接到父亲在清晨打来说母亲病危的电话,我驱车匆匆赶回老家时,母亲已经被从床上摆放在堂屋正中间的地上了。

痛苦的表情,急促的呼吸,见到母亲这一刻,我的心如刀割、痛哭流涕,跪倒在母亲身边,双手紧紧握着她干瘪的手,多么想用力把母亲从鬼门关拉回来。我知道这是母亲在与死神做着艰苦的纠缠,这个状态在持续了五六个小时后,母亲的呼吸开始减弱,脉搏微弱至几乎摸不到。最终,生命定格在了202027日下午444分,母亲离我们远去了。

上次见到母亲是大年三十中午,这次见到母亲时,她已躺在床上了,时而呼喊父亲要吃饭要解手,时而有些神志不清,时而侧躺酣睡……但绝没有想到母亲真的会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

准备年夜饭前,我还问母亲想不想吃菠菜粉条凉菜,她高兴的说,能不想吃吗!做好后,我用小碗盛出来喂给母亲吃,她还一个劲夸奖说好吃好吃!

因初一要赶回单位值班,临走时向母亲辞别,母亲深情的看着我说,拉拉娘的手,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间再回来?我说,过几天就回来看您。万万没想到和母亲这次辞别竟成了最后的话别。

从正月初一开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从湖北武汉向全国蔓延开来,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每天新增感染数量让人感到触目惊心。我注意到了,早上回村的路口都已经堵上了,只留着能进出车子的口子,村里值守的人有七八个在给过往人车消毒测体温。

本家两个婶子给母亲穿好寿衣,两个叔叔在忙活着准备灵堂,本家操持白事的爷爷也被请来,和父亲在隔壁屋里商量母亲的后事。

母亲的丧事如何操办?悲痛之余,摆在家人面前的一道坎。主持母亲丧事的本家爷爷给我介绍说,按照老家风俗,母亲去世后,本家要先派人去母亲娘家和本家亲戚家报丧,尔后儿女要守灵三日,亲戚来家里吊丧……

本家爷爷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我的心里直打怵。说完后看了看父亲,我知道这是等父亲的意思。父亲面带难色,问我,你是家里老大,你说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吧!

正说话的空里,在村里任书记的堂哥走进堂屋,跪下给母亲磕头。

我对父亲说,我想想吧。我接了几个电话。

小姨夫从城里来电话说,小区现在不让出去了,给你爸爸说一声吧!我给你个建议,把你妈火化后骨灰先放在火化场,等这阵子疫情过去了,再办葬礼,就这样简单的给你妈把葬礼办了,我感觉不合适!

第二个电话是单位打来的问母亲的情况。我如实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说,节哀保重,办理丧事要谨慎,早上市委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喜事停办,丧事从简。我无奈的答应着。

第三个电话是我城里的发小张强打来的,说准备马上赶回来,我没有办法拒绝。只能说,戴好口罩吧。

接完电话,我抬头看看天上,阴沉阴沉的天如同今日的心情,压得我好难受好难受。我坐在凳子上快速思考,我知道这事只有我能做主,父亲不好说什么。

是一切从简呢还是按照老家风俗操办葬礼?母亲生前多病,糖尿病并发症折磨了她十多年,我也是因各种原因,很少能有时间好好陪陪母亲,生前每次见到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公家人,当官不自由。每次说到这,我都无地自容、羞愧难当,我欠母亲的太多了,给母亲办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是一个当儿子应当应分的事情。看着院子里戴着口罩的本家人忙忙活活,一个个看不清脸庞表情,我的心忐忑不安。

书记哥大概看出我的难堪了。坐到我面前说,我拉下这张老脸了,不怕镇上领导说我把关不严,城里的朋友和周边村里亲戚都放进来给大娘吊丧,我说了算!我点点头说,谢谢二哥。

二哥接着说,要搁在以前,给大娘办个隆重的葬礼,你不办我也要办,可眼下这架势。这不,我刚刚从镇上开会回来,村西村北两个村都有疑似的了,昨天拉走了好几个。

我的心里一颤。这时单位又来电话说,家母去世的事情专门给主要领导报告了,鉴于目前疫情形势严峻,由他代表院了电话表示慰问,不在到家里了。叮嘱丧事尽量从简,提醒个人和家人注意安全防护,希望能理解。

挂断电话,我找到父亲和主事的爷爷商量,最后定下葬礼从简,母亲娘家本村亲戚可派代表来吊丧,外村亲戚只通知母亲已故消息,吊唁事以后再说。孙子、外甥都在部队,不在通知奔丧。守灵一夜,次日火化后直接下葬,一切从简。

弟弟从青岛赶回来后,死活不同意我们商量的办法,最后我说,如果因为葬礼让外村疫情进入村子,出现传染你能负这个责任吗?你这是不负责任,做人不能太自私!相信母亲会原谅我们的。无奈之举,弟弟也长叹一声,只能从简了!

本来隆重的葬礼,就在本家几个人的操持下,没有人来人往,没有吹吹打打,没有惊动四邻亲戚。我和弟弟妹妹披麻戴孝,嘴戴口罩,悲痛的泪水无法让人看到,伤痛的内心被压抑着难受。母亲尸体被抬放到灵车上那一刻,妹妹悲痛欲绝,哭的差点昏厥,被本家婶子死按穴位才缓过气来。城里来的岳父岳母和发小,最后到了村口还是被拦在村口没让进来吊丧。

无情肆虐的疫情让母亲的葬礼变得简单。母亲,你会原谅你的儿女们吗?在母亲下葬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充满了悲愤,那是对瘟疫的愤怒和呐喊!我只能跪倒在地,在母亲坟前多磕几个头,算作对已故母亲的赔礼。

母亲就这样悄悄的走了。我多么希望,天堂里人来人往,天堂里阳光明媚,天堂里没有人戴着口罩,天堂里没有瘟疫肆虐……

下葬当天是正月十五。晚上,父亲说用灯去给你娘照照明吧,她刚去会害怕。我和弟弟一起来到母亲坟前,长跪不愿起来,心里默默说,母亲大人,原谅不孝儿女的无奈之举,您在天之灵安息吧!

 

作者:葛业锋

单位:泰安市人民检察院新闻宣传办公室主任

 

 

 

 

 

上一篇:酒香壮行民族魂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