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志愿军邻居

时间:2020-11-20 作者:李华 来源:山东省检察院

 

这段时间正值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期,霂孜的指尖和眼角都在铺天盖地的汹涌着70年前那段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历史。

提到抗美援朝,霂孜马上就能从脑海里翻出一连串熠熠生辉的形象:鸭绿江,谁是最可爱的人,上甘岭,英雄儿女,我的祖国,以及惨烈的黄继光,坚忍的邱少云,博爱的罗盛教,埋骨的毛岸英……

无需亲身经历,只阅书本之义,便觉残酷战争的枪林弹雨白骨露野和年轻英烈们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19万7千多名英雄儿女把生命永远定格在了70年前的朝鲜半岛,而更多的战士们又重新回到了家乡,如一颗颗螺丝钉般默默无闻地加入新中国建设的大军。

其中,就包括霂孜的志愿军邻居。

志愿军邻居是霂孜老家的东邻。东邻与霂孜家只有一墙之隔,迈出霂孜家大门,只需90度转身,两三步便可迈进东邻家大门。

东邻住着一对夫妻,按照宗族辈份,我们两家应当是同一个先祖,霂孜得叫两人大爷爷、大奶奶。

那时,两人大约有60多岁的模样,六个女儿虽已外嫁他乡,但隔得并不远,时不时就能听到女儿们回家操持和收拾的声音;独子成家后搬进了城里,反而不太回来。

大爷爷身体硬朗,走路生风,只有耳背得紧,得贴在耳边大声说,他才能听清三言两语。

大奶奶个儿不高,身体有些发福,花白的头发齐簌簌的梳在脑后。大奶奶是利落人,并不宽绰的屋里被收拾得干净利索,屋外的土庭院也被打扫得发亮。

大奶奶待人温和,脸上挂着与霂孜奶奶一样和蔼可亲的笑容,做起事来却有板有眼井井有条,总觉不太像是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

大奶奶喜欢孩子,也喜欢孩子们去她家玩耍。庭院中间有一颗大枣树,据说有几十年的树龄,我们三个小孩合围方能抱得过来。

背靠大树好玩耍,于是,我们在大枣树下经常一玩就是半天。大奶奶也不打扰我们,或笑盈盈地摇着蒲扇看着我们,或慢条斯理自顾自地忙着家务。

玩的渴了,霂孜便去北屋里自己找水喝。北窗东侧挂着的是大爷爷和大奶奶的结婚照片,照片里两人身着绿军装,年轻的他们青葱而又羞涩。

他俩莫非当过兵?贪玩的霂孜也只是闪念而过。

记得是周天的下午,大奶奶的外甥虎子来看望姥姥姥爷,遂找来同龄的霂孜一起玩。两人玩得不尽兴,最后缠着大奶奶在枣树下耍起了三人扑克。

大奶奶做事认真,戴着老花镜打扑克也不例外,虽然是与我们玩,却也有一股较真劲儿,不时看到我们藏牌作弊,便是一番说教:打牌跟做人一样,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不能偷奸耍滑。

即便在热火朝天的纸牌游戏中,大奶奶也不放过敲打我们的机会:这两天你俩上学都学啥了?

我俩正在兴头上,被这一句话给浇成了落汤鸡。

呃,我们学了黄继光——

对对,我们也学了黄继光。

大奶奶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是吗?那你俩说说,讲了什么故事?

于是,霂孜和虎子你一言我一语把黄继光的故事说了个七零八碎。

嗯,意思差不多吧,这是抗美援朝的故事,我和你大爷爷也参加过哩——

不动声色的大奶奶说得云淡风轻,却无异于抛了个手雷出来。

那时,霂孜对战争已经有了概念——会死人的,会回不了家的......所以,霂孜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扑克被霂孜和虎子扔在一边,央求着大奶奶讲抗美援朝的故事。

大奶奶的眼睛闪过一道光,打开了话匣子:

那时我们都年轻,20来岁,你大爷爷是战士,我是军队医院里的护士,一心想着保家卫国,就跟着部队到了朝鲜。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和你大爷爷也不例外,你大爷爷身上现在还有好几处枪伤的伤疤呢,身体里还有弹片——

你俩是在抗美援朝时认识的么?

是,我们是自由恋爱,战争结束后,我俩一起复员,我就跟着你大爷爷回来了……

很可惜,这是将近三十年前的场景,霂孜已经忘记了大奶奶后面的话语,仅存了这些零星记忆。

如果大奶奶不说,霂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站在人群里不起眼的大爷爷大奶奶竟然是经历过连天炮火的老英雄!

但是,他们没有对当下环境的不满,没有对农村生活的牢骚,没有对自身境遇的抱怨,也不曾伸手向集体和国家要过什么。趟过战争和岁月的洗礼,两人只有眼中的平静和心中的达观——

哦——也难怪,霂孜总觉大爷爷大奶奶有一种莫名的气质。这种气质,与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村节奏不称,也与这满地鸡毛婆婆妈妈的农村情境相左。这,或许就是原因吧——

自此之后,霂孜对大爷爷大奶奶多了几分敬畏,再不如以前那样嘻哈和随便。

霂孜的奶奶和父母一直很尊重这个东邻,平日里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是互相帮衬。秋深枣红时,大爷爷大奶奶便叫着霂孜和一帮馋猫帮忙打枣,事后霂孜便搬一盆枣回家。

霂孜离家求学后,关于东邻的消息多是从母亲口中听来,而每逢提起大爷爷大奶奶,母亲总说,这是两位老英雄。

大爷爷有文化有魄力,当年在村里当了几年村支书,为村里做了一些事情。

年纪再大些,大爷爷大奶奶便被儿子搬去了城里住。大奶奶去世后,每逢春节,大爷爷都会回家来,顺道看望霂孜的奶奶,虽然都耳背得紧,但并不妨碍两位老姊妹拉呱聊天。

硝烟已逝,疆场披装。脱下战甲融入每天的日常,书本里的英雄们也只是油盐酱醋;扛起锄头,端起碗筷,树下纳凉,露出笑容,曾经荣光的他们与平凡的我们其实并无二致。

有时,趁着好好幼儿园开展革命传统教育之余,霂孜也会跟她再度提起那一串熠熠生辉的形象,再度提起霂孜的大爷爷大奶奶,告诉她,所谓的平凡和安稳,不过是像大爷爷大奶奶一般的无数英烈,用热血甚至生命换回的和平与尊严——

霂孜知道她现在不懂,但仍要种下这颗种子——

 

 

作者:李华

工作单位: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检察院

主办: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电话:0531-8301111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5592号    邮编:250014

备案证号: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电话:0531-85196034